乐师的正确打开方式:22.两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中年男子乃是被人抢了财产却又无能为力,心中埋着一股子怨气难以发泄。此时看谁都象是山贼。

    陆天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我所修炼的自然不是什么魂力,而是魂音!陆天还指着这马车能够捎带自己一截,自然是耐心解释。只见他从怀中掏出被单抖开在那中年男子面前。中年男子打眼一看,里面赫然放着一本乐谱还有两只乐器,另外就是那本金光闪闪的邀请函了。

    这时候只听陆天打开邀请函说道:这位大叔,我身无长物人少力威,如果让我走去龙象学院那恐怕不是要几年的时间,就是已经死在了路上。还望大叔捎带我一程!说着陆天将那邀请函里的卡片拿去,将那邀请函却递给了那中年男子:这外壳乃是纯金制作,就当作我的路费可好?

    看到这里,那中年男子面色稍霁一把推开陆天递来的邀请函:既然你不是山贼带你却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不过这金子我却不能要,不然我和那些山贼有什么区别?说着那中年男子挪开身,让出了身后的车门:你进来吧,也算是你幸运,我们要去的地方正好也是龙象城,你跟着我们就好!

    陆天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狂喜的神色,哈哈笑道:正所谓否极泰来,看来大叔就是我的贵人啊。不知道大叔如何称呼?

    我叫马老三,你不嫌弃就叫我一声马叔好了!那中年男子脸上终于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可能他见到陆天觉得遇到了同命相连的人。不过如果若是让他知道,陆天乃是刚刚抢劫了他的盗贼团的头头的儿子,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把陆天弄死在这。

    我叫千琴!这时坐在陆天身边的那小女孩脆生生的说道:千是个十百千的千,琴是抚琴的琴哦!说着那小女孩做了一个抚琴的动作。

    你也懂乐器?陆天一看那小女孩的动作做的是有板有眼,不由好奇的问道。

    这时只听马老三苦笑着说道:我们这种出生的人哪有机会接触那些风雅的东西,千琴的名字是她妈生前给她取的,而那抚琴的姿势却是她没事偷偷去乐坊门口偷看来的!说道这里马老三回头看了看还一脸沉醉摆出弹琴姿势的千琴叹了口气说道:千琴出生的时候因为难产,所以在娘胎之中憋了太久的时间,以至于连脑袋都有些不太灵光,反应速度总是比别人慢上一拍。我这些年走南闯北挣来的钱,一大半都用在了给他治病上,这一次去龙象城也是想为她看病,顺便倒卖一点货物。可是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强盗,货也没了,钱也没了!

    陆天默默的听着马老三的话,又看了看还摆着抚琴姿势的千琴心头也不禁越发的沉重起来。象马老三这种情况,如果是他父亲陆长傲在的话,恐怕不但不会抢他的钱,反倒会将散给他一些钱财。可是也正是因为陆长傲已经不在这里了,所以这些峰主带领着手下肆无忌惮根本不把藏风团的规矩当一回事,才会造成现在的情况发生。而陆长傲之所以不在的原因,就是因为去给陆天找三生水去了。所以究其根本,造成马老三一家人雪上加霜的罪魁祸首就是陆天。

    陆天的古怪逻辑再一次浮上心头,瞬间就给自己戴上了一个有罪的大帽子,不过同时陆天的心中一动,却也是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只听陆天问道:马叔,你说咱们即将要去的地方是叫做龙象城,可是我从《神州纪》上看到的咱们大陆有两大圣地,五大帝国,四大学院,八大门派,十二强盗团。又有金乌城,木灵森林,水渊阁,火焱峰,土领城怎么唯独没有听说过你所说的那龙象城?而且这龙象城以龙象命名,难道和龙象学院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马老三一听哈哈笑道:看你年纪这么小,没想到懂的东西倒还不少。不过你也要知道,你看的《神州纪》乃是有五大帝国编制的,这五大帝国自称天下无双,可是他们五个国家却都拿这龙象学院没有任何办法,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莫大的耻辱!毛老三从旁边摸出一个水壶来狠狠的喝上一口:正是因为龙象学院位于五大帝国的交界处,偏偏各国都拿龙象学院没有办法,所以越来越多的罪犯和被五大帝国通缉的人就聚集到了龙象学院附近。渐渐的一个地下黑市就在这里产生,并且越来越大,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后竟然形成了一个城市的规模。

    对于这种情况的产生,龙象学院不但没有反对,反倒暗中给予了支持。当初龙象城刚刚建成的时候,五大帝国派兵剿灭,就是龙象学院的人出手打退了他们。理由是他们动机不纯,打着剿灭龙象城的目的,想要乘机侵占龙象学院!而到了现在,龙象城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城市,五大帝国再想要来剿灭则已经成了不能之事!

    罪恶之城么!陆天摸了摸下巴这种城市的存在他父亲倒也跟他提起过。象一些名面上见不得光的交易和人,往往也会聚集到一个地方。不过这些罪恶之城虽然叫做城市,也多是一些隐秘的小山村而已,象龙象城这么大规模的,直接组建了一个真正的城市的,陆天还是第一次听说:马叔,我看你也并不像个魂师还带着千琴,难道你不怕城中有人欺负你么?

    马老三笑着从怀中掏出一面小巧的令牌:这是龙象城办法的商令,只要拥有这种东西,进到城中被人欺负了,直接上报为卫兵队。其余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保证当天就有人给你送回被盗被强的东西!马叔只是将那令牌在陆天面前晃了一下,就又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去:要知道一个城市最怕的就是资源不能流通。龙象城背靠飘渺山脉,最不缺的就是魂晶和兽皮等一系列修炼的东西,他们所缺少的恰恰是平日里最长见的生活用品。他们想要得到这些普通生活用品,唯一的可能就是靠我们这些小商人,所以对我们的保护也就额外的周到。

    没想到这马老三看上去木讷,可是一旦说起做生意来却分析的头头是道。那些大商贾虽然知道龙象城是块肥肉,可是无奈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他们所在的帝国盯着,如果他们真的敢和龙象城有所交易的话,恐怕下一刻一个叛国的大帽子就要扣在他们头上,几代人的辛苦立刻付诸东流。

    这时只听马老三说道:你昨天遭遇强盗担惊受怕是一夜都没有睡吧,正好这段路途还算平稳,你就先休息一段时间吧!

    陆天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倒头就睡,这里距离龙象学院快马可是要走上一个多月的路长,而这马车估计要到两个月才能到了,中间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保持住一个良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疲惫无疑是睡眠最好的催化剂,陆天经过一夜的奔波,刚刚合上眼睛就已经是彻底的进入了梦乡。

    待到陆天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天已经是大亮。只听耳边千琴咯咯的笑声也随之传来:哥哥是大懒虫,一觉睡了两天,羞羞!

    两天?陆天一下坐了起来推开车门,一阵山风吹来,让陆天禁不住精神一震。

    呵呵!马老三笑着扭过头:睡醒了?

    我真的睡了两天?陆天将头探出马车,只见四周枝叶繁茂陆天实在分辨不出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不过却是好像已经离开藏锋团的势力范围了!

    准确的说是,两天加一整个上午!说着马老三突然一嘞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不过你起来的正好,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下来一起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一定饿坏了吧!马老三说着从马车的座位底下掏出一个布袋来,打开一看却见里面是慢慢一布袋的土豆。

    看到陆天惊奇的表情,马老三立刻哈哈笑着说道:从我家乡出发,去到龙象城。可是要足足跑上三个月的路程,三个月无论存储什么食物也会坏掉的。也只有这土豆,不但抗饥还能方便存储,今天我们就先凑合的吃一顿吧!等到天色在晚一些我就去看看能不能下几个套子抓点野味来,夜晚我们再一起打打牙祭!

    从那两大团财宝突兀的消失在了面前开始,陆天就觉得自己好似如坠梦境一般。直到那人大力的关门声发出啪的声响,这才将陆天给惊醒过来。下一刻陆天发疯似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刚刚进入房间陆天便立刻将房门反插然后直奔床前,猛的一下掀开了床上的被褥。只见一青一白两只玉笛和有一本乐谱立刻出现在了陆天面前。

    这玉笛和乐谱乃是陆天唯一的私人物品,他自然是要带走的。只见陆天一把扯过床单,直接将那玉笛和乐谱连带着龙象学院的入学证明直接给包裹了进去,六块宝石则贴身藏好。然后又立刻挥笔写了一封密信。这密信详细记载了陆天此去的目的和原因。只要金童修炼回来见不到他一定会从这里找出密信。有这密信一来不用让金童担心,二来如果陆天的父亲提前回来金童也可以将这消息转达给他父亲。

    做完这一次后,陆天离开推开房门马不停蹄的朝着寨门跑去。那壮汉刚刚离开的时候曾经说过他还要再去洗劫一个商户,那就意味着他成功之后一定还会复返再一次将该上缴的钱财上缴给仓库,那时候他先前带来的两大包财宝莫名消失的事,就会立刻被发现而陆天自然就是第一嫌疑人。等那时候他再想跑,恐怕早已经是不能之事。

    干嘛呢!刚刚走到山寨大门旁边,一个喝声便已经响起。陆天来之前已经将那床单给塞在了衣服里,此时看着鼓鼓囊囊的好似背了铅块一般。陆天索性直接说道:出去锻炼!

    那守卫走了过来一看是陆天立刻哈哈笑道:好小子,怎么山寨里还施展不开?他虽然嘴上说着,却已经是走到了大门前一把将大门拉出个缝隙:虽然这四周没什么大型也野兽,你也要注意安全!这人乃是终于陆天父亲的一系,对陆天自然也十分关爱。

    不过这份关爱陆天是无福消受了,只听陆天含糊的应了一声:知道了!随后便快步走出大门,撒丫子的向前跑去。

    陆天之前并未有下过山,他年纪尚幼价值陆长傲也并不希望他以后当个山贼强盗,所以出去抢劫怎么可能带上他。不过好在这山寨就建立在这峰顶之上,而下山则只有一条,陆天沿着小路健步如飞,好似一只脱笼小鸟一般,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这太行山藏剑崖乃是三十六峰之巅,想要下山也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换做旁人那非得使用魂力不可,可是换做陆天却全然不需要。这一年来,陆天除了按照那教官所说背铅块提石锁跑步之外,还常常一个人背着铅块腾转挪移,试图让自己在体能增长之余也不要失去了机敏,此时一试效果果然异常明显。

    这一跑陆天足足跑了四个多时辰,若非有着这一年的刻苦训练。加之那玉笛上的白光所支撑着,他恐怕早已经昏倒在了路边。不过等他终于踏着清晨的微光来到山脚下的大道时,还是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有种想要昏倒的感觉。

    爸爸,你看前面有人!陆天定了定神,辨明了一下方位刚想要离开大路。却只感觉脚下一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陆天扭头一看,只只见身后的拐角处竟然缓缓的出现了一个车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