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师的正确打开方式:20.梦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天此时不禁又有了想抓头发的冲动,难道自己竟然有了梦游的习惯。清白白日的跑出去溜达了一圈,还又带回来了一支青笛?

    不过随即陆天的乐天精神再次发挥了作用,反正是怀里多出来东西不是身上少了东西。而且看这青笛的模样,想来也是十分名贵的,自己怎么算都不吃亏。想到这里,陆天也有样学样,将青笛也是往腰间一插,和那白色的玉笛一左一右,下一刻他就已经是走出门外,朝着昨天放下铅块的地方走去。

    经过玉笛上那白光的温养,陆天只觉得自己的精神饱满,浑身上下一丝疲惫的感觉都没有。当即飞快的将那铅块绑在身上,又拎起石锁,朝着山寨中吃饭的地方走去。

    山寨之中都是粗人,让一帮大老爷们每天自己做饭给自己吃,那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山寨之中的女人每天都集结在一起,一次性为整个山寨中的人做饭。大家饿了的话,中午自己来吃就好。想吃多少就有多少,一切都是山寨的同意开支。

    当陆天拖着沉重的身子迈入饭堂大门的时候,只听门内立刻就传出一声哄笑。其中一个人已经嚷嚷道:我说小陆天,你这是什么招数,自己给自己做的盔甲么?说完的乃是一个有一半脸都凹陷进去的中年男子,名叫周正。他的脸是在抢劫的时候,让一个火星学士魂师给一拳打中。那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半边脸的骨头全部砸断,而火属灵气则将那他的皮肉全部烤坏让他再也没有复原的可能。

    当然如果有一个水星硕士魂师肯耗费功力帮他治疗的话,也还是有复原的可能的。不过一个硕士级别的魂师为了一个盗贼团那种的小喽喽疗伤,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别看周正虽然变成了这幅认不认鬼不鬼的样子,可是他却是整天乐哈哈的。别人故意拿他的脸打趣的时候,他也是笑嘻嘻的说道,我都没有死,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少拿我开涮!若是换做平时陆天肯定要跟他争一番口舌之利,可是现在陆天累的直吐舌头,哪有心情跟他废话:今天小爷我状态不佳不跟你废话!

    啧啧!周正吧唧吧唧两下嘴巴突然站起神来,一把拎起陆天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坐定:我说小陆天,我们可听说你现在是自暴自弃开始转修体能了啊?

    周正的话险些将陆天气的吐血,陆天如今明明是身残志坚虽然不能修行魂力,可是却凭借着自己的顽强毅力来修炼体能,以求不落后别人太多。可是换到周正的嘴里竟然变成了自暴自弃,这怎能让他不生气。

    哈哈!周正笑着说道:我跟你说小陆天,你还别不乐意。你看看你,明明知道团长一定会带三生水回来的,你还非要这般折腾自己,你这不是自暴自弃是什么,再说难道你不相信你父亲么,我们可都是相信团长会回来的!

    陆天一听实在是无从反驳愣了半响之好主动转移话题:我说我都快饿死了,你们就不能想给我弄点吃的么!

    那能把你忘记了,我的小少爷!正在这时一个粗狂的女声响起,随后只见围住陆天的人群一阵涌动,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挤了进来,这女人陆天也是熟的很,名叫张来娣。平日里对陆天就好像是对自己的亲弟弟一般,每一次陆天眼看跟这些大人斗嘴要是吃亏的话,张来娣是必然要上来帮助陆天打圆场的。

    若是只听这张来娣那粗狂的声音,任凭谁也不会想到,其实张来娣长的柔柔弱弱白白嫩嫩好似一个富家的千金小姐一样。其实这张来娣本就是一个千金小姐,是被人偷偷掳到山寨中想娶来当老婆的,结果被陆天的父亲陆长傲发现了,将那人直接撵出山寨,又要派人送张来娣回家。

    偏偏这张来娣自己却不愿意回去了,非要呆在这山寨中。几番争执下来,陆长傲也只得同意了,不过却是定下规矩,不允许任何人对张来娣动粗。所以直到现在张来娣这匹野马也没人能够驯服,其实根据陆天的研究,这张来娣明显是喜欢周正的。偏偏周正自己自卑自己的容貌,任由张来娣如何主动,都无动于衷,甚至有意躲着她。两人的关系在山寨之中可是人人皆知,偏偏周正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这一拖就是拖了五年,直到张来娣已经三十岁了,也没见她对第二个人有意思过。

    陆天看着张来娣手中的红烧肉和干饭嘿嘿一笑:我就知道来娣姐姐疼我,来娣姐姐这般好的人儿,恐怕谁娶了夜晚都乐呵睡不着觉才是!说着陆天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瞄向了身旁的周正。

    只见刚才还口若悬河的周正,此时就好像吃了哑药一般,满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兔崽子!却是张来娣使劲的揉了揉陆天的板寸头:就你嘴甜,得了你们先闹着,我去把碗洗了去。要是不够吃你再吆喝一声,我再给你做!说着张来娣看了周正一眼,一扭头挤出了人群。

    哦!随着张来娣刚刚离开,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周正,齐齐拖长了声音,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哦声。

    周正那是再也坐不住了,直接推开人群跑出了饭堂,饭堂内顿时再次发出轰天大笑。

    看到这样的情景,陆天也是不禁觉得心生温暖。这山寨中的人,和二十四峰的人不一样,他们这一群人是真正的效忠陆长傲的,忠心耿耿。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忠心,这些人平日里都被陆长傲安排了极为重要的任务,平日里很少有时间能够安安稳稳的呆在营地。不然有他们的帮助,陆天的提升应该更快才是。

    等陆天吃饱喝足之后,饭堂之内的人已经全部离开,只剩下一两个负责收拾碗筷的女人还在哪里唠着家长。看此情景,陆天也是一咬牙站起身来,慢吞吞的好似乌龟一样向外面走去。

    春去秋来,任谁也没有想到,也没有料到。陆长傲一行人一走,竟然足足走了一年的时间。这一年的时间,整个藏风团看似和和气气平平静静,可是就连陆天都看的出来,这私底下早已经是暗潮涌动。

    陆天原本还想拽两句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父母之类的话。可是他的眼神刚刚和姑姑相接触,整个人身子一震,立刻就要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不过不等他跪下,只见姑姑伸手虚虚一托,他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力量竟然将自己直接拖了起来。只听到姑姑笑着说道:陆天,你不必对我行此大礼。以后你就依旧按照惯例,称呼我为姑姑就好!不过你却也不用担心,你想学的东西,我自然也会完完整整的教给你!

    为什么?陆天一愣好奇的问道。姑姑这样的托词摆明了就是不要陆天拜他为师,若说其中没有些许原因,那任谁也不会相信的。

    姑姑却摇了摇头:这其中的缘由你以后自然会知晓,我现在也不宜向你透露太多,否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这么神秘?陆天挠了挠头:你们这些高人,就喜欢故弄玄虚,不过你既然不肯说,那我也就不问好了!

    姑姑轻笑两声: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这世界就像是一个不停旋转的轮盘。而我们就是那轮盘之上的格子。虽然看似在不停的自由动作,其实位置却一直都没有过任何的变化。有些事情明明就在我们眼前,可是我们却永远无法抓住。而有些事情即使我们想要拼命避开,最后才发现不过只是徒劳而已!说着姑姑为自己倒上一杯清茶:而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不久之后就会主动的找上你。那时候你想逃都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么玄奥?陆天耸了耸肩膀:既然有这么多想抓抓不到的事情,又有那么多想逃而逃不开的事,为什么还安居在这圆盘之上,直接跳出圆盘不就是了!

    谈何容易!姑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你们命运的罗盘现在才刚刚开始转动而已,等你真强大到萌发出跳出这圆盘的念头时。你们自然就能明白一切,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学习好基础再说吧!

    是师傅,姑姑!陆天和元香齐齐应了一声。恭恭敬敬的说道。就连陆天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他已经彻底的融入到这个角色之中,完全忘记要回去的事了。

    若说这姑姑看上去年纪轻轻,可是传道授业却着实的老练至极。她所讲述的内容,深入浅出,就算是陆天这个对于音律一窍不同的菜鸟,也听的是如痴如坠。

    好了!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姑姑突然停了下来:今天所讲述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你们两人还是先回去吧,等你们完全领悟到我今天所讲述的内容后,再来找我好了!

    是师傅!元香乖巧的点了点头,冲姑姑行了一礼。随后又站起身来装出衣服凶巴巴的样子说道:陆天,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要将这玉阙交给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