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师的正确打开方式:19.音乐征服世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下一刻他已经是自我调节过来,毕竟重要的是盒子里的东西而非是开盒子一瞬间所产生的异象。下一刻陆天直接将盒子给完全反转过来,只听啪啪两声,却是调出两个物件来。

    陆天定睛一看,险些郁闷的吐出血来。只见那掉出来的两样东西赫然是一个玉笛和一本乐谱。再回头看看床脚处的那个自己费劲心力才挖出来的大坑,一种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瞬间浮现在了陆天心头。

    只见他又不死心的将那盒子底部使劲的拍了拍,又直接将手伸进去摸索了一遍,确定实在没有什么夹层之后,才不得不接受了眼前的事实,将目光重新投向那玉笛和乐谱。

    真受不了这些附庸风雅的人,整天吹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能杀人么?陆天有气无力的抓起这玉笛,就在他手指碰触到玉笛一瞬间。玉笛之上突然升腾起一丝淡淡的白光,这白光刚刚浮现就好似受到了召唤一般,立刻就沿着陆天的手指没入了他的身体。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可是吓了陆天一条,只见他连忙后退两步撩开了袖子。发现身体之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伤痕,可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却又不是幻象。他能肯定,刚刚的确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身体。

    反正这里没有别人陆天索性直接拉下衣服,将身体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仍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就在这时,陆天只觉得小腹处突然涌现出了一丝凉气,瞬间就通达全身。随着这股凉意在体内扩散,陆天只觉得身体内昨天过度训练而造成的身体酸麻疼的感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感觉就好在他浸泡在了李承新特意为他准备的温泉中一样。

    只不过这死凉意所带来的效果比之泡温泉也不知道要明显了多少,几乎就在一个呼吸间身上的酸疼竟然都好了!

    难道这玉笛真的是个宝贝?都到了这个时刻了,陆天自然知道这种感觉的源头因该就是刚刚通过玉笛没入自己体内的那道白光无疑。想到这里,陆天连忙套上衣服,再一次走到桌子便拿起那根玉笛仔细的打量起来,只是这一次这玉笛倒是异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异样。

    只见这玉笛通体洁白,没有一丝瑕疵和裂纹,好似是从一整块美玉之中抠出来的一般看上去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刚刚陆天看到自己费尽心力挖出来的竟然只是一只笛子后还觉得难以接受,可是此时真正等他仔细的打量这玉笛一番之后,竟然产生了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别说是陆天,就算放眼整个藏锋团,若说能拼死玩命的那是数不胜数,若说能够吹动这玉笛的陆天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一个人来!所以陆天肯定,这玉笛绝对不是自己团中人所藏,应该是一个先人遗物,既然是遗物那就是有缘者得之,陆天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收起来了。

    而且这玉笛上依附的那道白光竟然拥有能够恢复体能的作用,这可正是陆天现在所需要的。

    将那玉笛把玩一番后,陆天便将目光投向了那乐谱,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研究一会也好。现在整个盗贼团他可谓是孤身一人,能够偶尔在闲暇的时候吹吹笛子消遣消遣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陆天将那玉笛随手往腰间一插,转而将那部乐谱给拿了起来。刚刚翻开第一页,陆天只觉得身体微微一震,下一刻等他抬头一看,自己面前竟然多出了一个白衣女子。而那个白衣女子手中竟然拿着他刚刚得到的玉笛。

    这一下可是吓了陆天一跳,不但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而且那女子手中还拿着他插在腰间的玉笛。这说明什么,说明那女子若是想拿下他的头颅,他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看到那白衣女子手中的玉笛后,陆天的手下意识的往腰间一摸,这一摸却是让他愣在了那里,因为他惊讶的发现,那玉笛竟然好好的插在他的腰间,并不曾遗失。难道这玉笛竟是一对?陆天脑中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

    可是随后陆天就发现越来越多的蹊跷的地方来,首先就是他面前的木桌竟然换成了石桌,而周围的木板墙也换成了粉刷洁白的石墙。这墙壁上还挂着两副书法,字迹清秀,只是陆天此时已经没有了欣赏的心情。因为看到这里,他已经发觉,并非是这个女子来到了自己的房中,反倒是自己莫名奇妙的就闯入了人家女孩的房间?

    这一下陆天只觉得冷汗都下来了,虽然他年纪尚幼,可是男女授受不清的到底陆长傲还是有教给他的,他莫名其妙的进到一个陌生女孩的闺房里,不被人家当成流氓坏蛋打出来才怪!可是他偏偏对于如何发生的这一切一无所知,那个女子没有开口,他反倒不好先说什么!

    你来啦!正在陆天惶恐不安的时候那个女孩终于开口,陆天刚刚准备应声,却只听大门吱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一个和陆天年纪相仿的女孩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这女孩虽然年幼,却已经是长着一副仙女般的容貌,看上去有种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美。

    姑姑,看我的新笛子!女孩刚刚进来便已经急不可待的扬了扬手中锦袋,打开一看,却见那锦袋中所装的也是一只玉笛。只是这玉笛却通体呈现青金两色,看上去看上去大气磅礴竟然有种金戈铁马的韵味昂藏其中。

    陆天虽然并不懂乐器却也知道这样的乐器那是用来吹奏杀戮之音的。用在这个小女子手中却是糟蹋了,反观自己手中的玉笛好似一位美人一般,和这小姑娘倒是般配。

    元香!果然只听那白衣女子笑着说道:我看这你又是溜进你老爸的宝库中,偷偷拿出来的吧!

    两人说话间竟然丝毫没有因为陆天的出现而觉得诧异,难道她们根本看不见自己?陆天心中一时间涌现出了无数的念头,莫非这里就是团里那些人经常所说的劳什子幻境?

    那女孩听到姑姑的话后也不反驳,而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随后突然将手中的青笛递到陆天面前:喏,我用这只青龙换你的玉阙,这样行了吧!

    陆天站在一旁正在思索这其中的玄妙,冷不丁的元香突然将那青笛给伸到了陆天面前。这一举动可是将陆天活活吓了一跳,此时的他算是彻底的糊涂了心中的疑惑也是脱口而出:你们看的见我?

    其实陆天的话一说出口立刻就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极度愚蠢的问题,那女孩都要跟陆天交换笛子了,自然是能够看的到陆天的。

    果不其然那元香眼睛之中露出了一个你是白痴的表情:我说陆天,你是不是又偷偷的研究那什么巫术了,莫非今天研究的是隐身衣?

    陆天只觉得自己现在脑袋中是一片浆糊,自己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翻看了一下那本乐谱。就算这本乐谱如同神话故事中所说的一样,里面拥有一个大封印,将自己吸入了一个幻境之中,可是这幻境之中的人怎么可能还和自己有所交流,不但如此他们似乎早已经认识了自己。

    好不嘛,好陆天。你就跟我换吧!这时元香一看陆天竟然好似一截木头一样矗在那里,不由的使上了女孩特有的杀手锏——撒娇。

    若换做平时,陆天自然立刻就跟他换了,可是现在陆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何来到这里的。万一他来到这里的关键正是这根玉笛,那么把这玉笛交给那女孩,岂不是断绝了回去的可能?

    不!陆天脖子一梗:不给你换!

    你!元香一听陆天拒绝的竟然如此彻底,眼眶一红眼看就要流出泪来。

    这一下可是把陆天彻底的给震住了,要知道藏风团中也并非没有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娃,可是那些女娃个个生龙活虎和男孩简直没什么区别,甚至有那么一两个打起架来那是比男娃还狠,所以陆天长这么大还真没有看过女孩哭泣,尤其是这么可爱的女孩。于是他连忙说道:不是不给你换,是现在还不能!

    元香一听,立刻止住哭声:你愿意跟我换?不是现在,那是什么时候?

    陆天只觉得头都要炸开了,只见他使劲的揪了揪头发。他的头发当初因为进入火龙之心的时候已经被完全焚毁了,好在王乐道的独门秘方算是起了作用,此时已经长出了寸许,不然他是连能揪的地方都没了:三天!陆天连忙说道:我要和我的笛子告别三天,毕竟它陪了我这么久也是有感情的,你就给我三天的时间好了!

    元香此时是彻底的破涕为笑,一把将那青笛塞在陆天手中:好,就三天。你不能反悔!说着元香伸手一招,手中竟然凭空竟然又多出一只笛子来,这笛子和玉阙简直一模一样,不过却少了一份玉阙独有的气质。不用说陆天也知道,这元香一定是喜欢这玉阙到了着魔的地步,才找了这么一只高仿的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