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师的正确打开方式:18.一万一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这些铅块的离开,陆天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来。

    看此情景那女子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都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就跟叔叔一样,成天马马虎虎。这么重的铅块压在身上恐怕再过一个时辰就能将他活活压死。可他倒好就这么呼呼大睡过去,还当真以为每一次都会有人相助不成!

    不过这个女子虽然口中埋怨着,却是已经轻轻的将陆天抱起,转身就朝着陆天的房间走去。这女子似乎对陆天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只见她径自走到陆天的窗前,在窗台的一个夹缝里屈指一掏立刻掏出一把钥匙来,随手打开房门。竟然是连看都不用看,直接就将陆天抱到了床前轻轻的放了下去,然后转身从一旁的柜子中掏出被褥盖在了陆天身上。

    做完这一切,那女子却并未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是环视一周,突然只见她屈指一弹,立刻在陆征的床脚下弹出了一个拳头粗细的洞来。随后便见她从袖中掏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圆盒放入那个洞中,又轻轻覆盖上泥并在陆天的床脚上打入一道蓝光。

    自认为这一切做的是天衣无缝后,那女子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脚下一点飘然离开!

    陆天曾经觉得每天能睡到自然醒可谓是世界第一等美事了,可是自从和金童做了邻居之后,这一美事就注定和他无缘了。当天色刚刚蒙蒙亮的时候,陆天耳边已经传来金童的吆喝声:老大,老大。你在不在!随着金童那沉闷的声音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却是陆天的大门已经被他一脚踹开。

    陆天早就被金童给嚷嚷醒,只是感觉到浑身酸疼懒得理他而已。可是金童看到陆天躺在床上后却是毫不客气的一下蹦到床边坐稳。他这个老大他是再清楚不过的,玩起命来,比谁都要玩命。可是偷懒起来,却是比谁都懒,赖床就是陆天的一大爱好。

    我说老大,你倒是赶紧起来啊,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金童呼啦一下掀开了陆天的被子。

    如果不是我父亲回来了的话,其余的消息你就可以闭嘴了!陆天一把抢过被子闷住脑袋,翻身又想睡个回笼觉。

    金童一听愣了愣随即说道:团长的事我也知道啊,不过他要去龙象学院乃是在五大城市之间,离咱们这里的路程可谓是十万八千里,就算快马加鞭来回也要三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

    那不就结了,所以你还是赶紧出去训练吧!陆天没好气的说道。

    金童一听不愿意了:我说老大,你真的不听啊。这个消息可是关于我的,你知道嘛,我刚刚已经通过餐山的考验了,并且觉醒了火属****说我已经可以进一步修炼。开始最觉醒成魂师做准备了!

    真的?陆天一惊做了起来:你真的成功了?只是他这一蹦不要紧,只听床脚咔嚓一声竟然从中间折断,连带着整个床突然一斜,两个人顿时齐齐咕咚一声滚到了地上!

    我擦!陆天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你个死胖子,让你坐我的床,这下好了。直接将我的床给压塌了,这下你高兴了!

    金童此时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他虽然称呼陆天为老大,可是和陆天却是打小一起玩到大的手足兄弟,上陆天床上打闹那是常有的事,可是谁想到,今天他根本什么都没干,就仅仅是坐着而已,陆天的床脚却突然折了!

    不过陆天叫他胖子的事,他却还真是无法反驳。这半年以来为了追上陆天的脚步,他的修炼也越发的刻苦起来,相对应的食量也是暴增,所以虽然那也是六岁的年纪。可是却已经比陆天足足胖出两圈,按照这样的速度发展,恐怕以后大胖子的名号那是要坐实了!

    就在金童刚要开口辩解的时候,却只听一个唯唯诺诺的声音响起:金老大,教官然我来喊你,说是特训班的人已经要出发了!

    知道了,你也进来跟老大告个别!金童自然也听出来了,门口那人就是宋米无疑,这一次他正是和看似懦弱的宋米相互扶持才走出了餐山。这一次来,其实他就是想告诉陆天一声,他要参加特训了。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看陆天了。

    陆天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宋米走了进来。看到陆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老大,我们要去参加特训了,来跟你道别!

    我擦!陆天这一次可是真的吃惊不小:宋米你小子也成功了?

    宋米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这都多亏了金老大,不是他,我恐怕还要继续苦修了!

    都是自家兄弟!金童哈哈大笑一声:老大,那我就不多说了。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一次是我特意向教官请假来向你告别的。我不在的时间里,你一定要多多照顾自己,等团长回来之后,你就能再次来到我们身边领导我们了,我们等着你!

    去吧!陆天很随意的挥了挥手:就你们话多,努力修炼然后等着我就是了!

    金童重重的点了点头,扭身走了出去。而宋米则是在离开前还像模像样的冲陆天拱了拱手后才转身离开。

    随着两人离开,原本还嘈杂的好似一个菜市场一般的陆天家,此时却突兀的安静下来。陆天坐在地上良久,突然苦笑一声,随后慢慢的站起身来。原来他是应该和金童他们一起成长的。可是现在,陆天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童他们的进步一日千里,而他自己却只能象个傻瓜一样干等着,这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想到这里,陆天不由的叹了口气,不过随着这一口气叹出他已经是收拾好心情,同时在心里默默的定下了今天将要挑战的目标——一万一千步!如今金童已经离开,在这个山寨之中他可谓是连一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了,自然不能再轻易挑战自己的极限,不然若是出现什么损伤,恐怕那是连一个叫救命的地方都没!

    不过眼前的当务之急自然是先将这床铺修理好,如果实在不行,他就要考虑去隔壁的金童家居住了。金童生下来的时候父母就已经战死,是团里人将他养大,四岁以后他都是孤身一人居住,虽然今年也只有六岁,可是和陆天却已经当了两年的邻居。两个人的关系自然不用多说,要不是金童这人精力太过充沛,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闹腾,陆天早就把两人的房子打通连成一间了。

    想到这里陆天起身扶起那倒塌的床板想看看那床腿到底有没有办法修理,可是正在这时,一片紫色的圆片却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陆天一眼就看出这圆片原来是掩埋在地下的,可是却被床板倒塌时候产生的冲击力将上面的泥土给撞开从而暴露了出来。陆天好奇的弯腰去扣,这一扣才发现原来这并非是一个圆片,而是一个盒子!

    宝藏?秘籍?一时间陆天只觉得双手发麻随之而来额头上就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以前他可没少听团里的老人讲述这山中藏有宝藏的故事。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曾经苦苦寻找的宝藏,竟然就压在他的床下!

    一时间陆天只觉得嘴巴发干,浑身发抖。不过下一刻他已经是飞快的跑到门边,左右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这才轻轻的插上门回到了那盒子边。

    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陆天深深的吸了口气,压制住激动的心情。直接拿起那半截断掉的床脚沿着那盒子周围使劲的挖了起来。感受木棍上传来的反震之力,陆天越发的肯定这盒子肯定是很久之前都被埋下的,不然这四周的土万万不会有如此坚实!

    不过陆天虽然吃力,可是心中也早已经是乐开了花。正所谓峰回路转,否极泰来。虽然他之前遭遇横祸,却又立刻又有了这般的际遇。而且看这盒子都如此名贵,那这里面的定然也不会差到哪去。最好是某种秘籍让他能够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一个一尺深的大坑终于在陆天的手下完成。而此时那盒子也是彻底的出现在了陆天面前。

    再次深深的咽了口口水,陆天一咬牙直接将那盒子捧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来到桌子面。这盒子乃是一种陆天从来没有见过的紫色金属铸造,上面雕刻的花纹更是繁复到了极点。看的陆天是眼花缭乱,而然陆天不知道这种紫色金属到底是什么材质,不过却能够感受到这紫色金属要比团中的那些兵器坚韧许多,而且十分的轻巧。足足一尺长,拳头粗细的盒子,恐怕是三两都不到。

    而且能够将这么坚韧的金属做成盒子,并在上面雕刻出花纹来。那做这一切的人,功力得有多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