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帝,给爷笑一个:114.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羽亦风,你真是太够意思了!

    本想悄咪咪的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刚一抬眼,身下的座椅就断了一条腿。

    就算她身手敏捷,立刻跳开了,还是不可避免的打了个趔趄。

    看着一旁优雅喝酒的男人,慕千泠恨不得冲上去咬死他。

    这个贱人!竟然偷袭她!

    就这么看不得她好吗!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免不了引人注意。

    对上所有人惊异的目光,慕千泠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本王的媳妇脾气有点大,都是本王给宠的,呵呵

    名声什么的她都不要了,这总攻的光辉形象绝对不能丢!

    浅音看着拼命为自己辩解的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怎么觉得,王爷这解释,那么没有说服力呢

    座椅断了一条腿,自然是不能再坐了,她刚才又说了将军府的座椅是破烂,更加不能找陆震庭要一把。

    羽亦风怕她站着太尴尬,对着身边的侍卫吩咐了一声,去给逍遥王搬一把座椅来。

    冷到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凤凕转头看向尽可能远离他的人,薄唇轻启,过来。

    干干什么?

    虽然整个人都是抗拒的,可看着男人那骤然变冷的眼神,慕千泠只能认怂,一小步一小步的挪了过去。

    不过两米的距离,仿佛要被她走成两百米。

    凤凕眼中闪过一抹不耐,直接大手一挥,把还在故意磨蹭的人拽过来,不由分说的揽进怀里,稳稳的按在自己腿上。

    慕千泠都被惊呆了,脑袋一阵一阵的眩晕。

    她她她竟然坐在了凤凕的腿上!

    要坐也是凤凕坐在她腿上才对!

    那个,本王的媳妇总爱开玩笑,都是本王给宠的

    众人已经没眼看他们两人的姿势了,全都脸色难看的低下头,免得伤了自己的眼睛。

    羽亦风却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她口中的媳妇,眉头微皱。

    为什么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她更像是那个男人的媳妇?

    宴会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了,慕千泠却是一点都感受不到,所有的心思都在思考怎么才能从那双大长腿上下去。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一个合适的办法,最后只能在心里绝望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往后一靠,彻底放弃挣扎。

    坐了一会儿,觉得角度有些不舒服,又扭了两下调整好角度,慵懒的继续靠着。

    你还别说,这男人靠着还挺舒服的。

    慕千泠在心里感叹了一声,更加放飞自我了,恨不得整个人都无缝贴合在男人身上。

    既然改变不了现在的情况,那就只能苦中作乐了。

    她倒是舒服了,凤凕放在身侧的手却是不停的收紧。

    被她那柔若无骨的身躯这么靠着,又是扭又是蹭的,竟然让他无端生出许多燥热。

    感觉着某个隐秘的部位似乎有了反应,冰冷的凤眸中闪过一抹烦躁的怒火,毫无征兆的起身走了出去。

    靠在他身上的人,一脸懵逼的被掀翻在地,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