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反派之后[穿书]:45.苦春其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兰渊玉蹲下来, 轻轻按住姚冠华的肩膀, 后者疼得嘶地叫出来:别动我!

    他愣了一下,放开手。

    从肩部开始,整个右臂都在一瞬间被炸碎了,腥红血肉里只见骨头的断面,姚冠华侧躺的地下土石都变成了血色。

    这样重的伤,结局只能是血流不止,失血而亡。

    姚冠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苍白的嘴唇弯起一个笑:渊玉你先走吧,不要等我了。

    兰渊玉没有动。

    算了,反正我也要死了你就送我最后一程姚冠华气若游丝,啧,死前也满足下我的好奇心好吧?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像过了很久,又像只有一秒钟。兰渊玉像一尊静止了的雕像,长长的黑发垂落在脸侧。

    终于,兰渊玉开口了,却没有回答姚冠华的问题,声音又轻又低:你姐姐,把你托付给了渊。我该是护你周全的。

    清凉如水的灵火在姚冠华周身燃起,你?干什么他费力地睁开眼睛。

    火焰把他托起,稳而轻柔地带着他,把他送进了壁上的一个岩洞里。

    传言上古生灵,一血一肉都可令断肢再生,性命重救,长命百岁而这些事,所有人都想要。

    姚冠华咳了一声道:什、什么东西?

    你问我为什么,兰渊玉终于抬起头,眼中千万种情绪融成最后一眼,嘴角竟是露出了一个笑,说不出是讽刺还是悲凉,不过是怀璧其罪罢了。

    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从兰渊玉胸口浮出,散出三千光华,如同云雾仙境中的一轮盈月,悬停依偎在了他的指尖。

    姚冠华睁大了眼睛:你、要干什么?

    温暖的光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岩洞,明亮得几乎让人流泪。

    兰渊玉将珠子往上轻轻一送,这颗小小的月亮便落在了姚冠华手边。

    姚冠华愣住了,渊玉?渊玉!

    洞口已被沙石飞快地掩埋,遮住了视线

    兰渊玉的重伤,丢失的灵珠,碧血印淡去的一个角竟是如此。

    他为友人性命赠出灵珠,对自己劫期将至一字未言,以破损的灵相渡过天雷,只身逃脱,在破观里沉寂了四十年。

    四十年伤口的血都没有停止流淌。

    临画曾听过两肋插刀,不想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的故事,是在一个反派身上。

    造化果真弄人。

    只是,小莲在叙述中提到那刀疤脸自称梨家人。梨,不正是女主梨越的姓氏吗?

    原著中,秋恒最好的哥们也姓梨,叫梨战。梨战是梨越的哥哥,二人都是梨氏灭门后幸存的旁支。

    《千炼》中提到的发音相同的姓氏只有这一个梨,不知是不是追杀兰渊玉的那一个。盘根错杂的世家大族多有腌臜事,且消息渠道多,得知了兰渊玉的事并来抓他,并不是讲不通。

    现在《千炼》的故事还未开始,梨氏和其余世家还好好地存在着。梨越梨战就算出生了也只是小孩子,是以临画先搁置不提。

    茶碗里的茶水已经凉了。兰渊玉静了片刻,浅笑了一下:原来如此。

    他将已凉的茶水倒掉,对店主道:来一壶热茶。

    你们是怎么进来海市的?兰渊玉为临画倒了一杯热茗,并未忘掉他们为何来搭话的。

    这简单的一问,小莲却愣了一下,手条件反射地抚着面上的黑纱,低下了头。

    这边姚冠华却隐隐要醒了,脸上的青紫已经褪下去,皱眉低声哼哼,揉着额角睡眼惺忪地撑起头:操这破酒真烈。

    他默了半晌,才想起来兰渊玉在这,甩甩头尴尬道:渊玉不好意思了啊,哈哈四十年第一次见面就喝醉了。小莲?你已经给他们讲了经过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