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七十八章 粟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俞姓老人放下手中的木牍书简,目运白光,穿透宫殿,望向天穹,衣摆无风自动,指间白光急速流转。

    与此同时,中年皇者忽然打了一个寒颤,也同时抬起脑袋,望向天宇,宫殿的屋顶在俞姓老人的白光下,近乎透明,可以清晰的望见云霄之上。

    云霄之上,星光璀璨。大地之上则是四野阒寂,此时正是子夜时分,除了少数人未入眠,其余人早就鼾声四起。

    天穹上银河贯穿整个天际,犹如勒上了璀璨的腰带,只见腰带上一条白色气丝,牵引着一个玉白色的点,正在往河下流穿梭。

    星河蔓延,消失在天际,其穿透了天宇,进入了混沌,世人的眼光是望不见的。

    而对于宫殿内的中年皇者和俞姓老人却是例外的。

    俞姓老人目中白光正落在玉白小点上,小点正是穿梭回返的嬴朕,他即将进入混沌深处,银河在这里再次隐入虚空,不过映射出了一番景象。

    那里是一片尸横遍野的山谷,旁边一个山崖,云雾缭绕,云雾之上是一个百丈的山崖,云雾之下,是一处不知深浅的大渊,大渊里有一座小山样的尸堆。

    尸堆的不远处,一个墨袍男子悬浮在荒草上,荒草银光点点,犹如扎根在星河畔的星草。

    中年皇者望着如此场景,惊叹道:原来那个年代,也有弱肉强食,尸骸遍野!

    不同于中年男子,俞姓老人自始至终目光都跟着玉白色的嬴朕。

    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毁天灭地的危难即将降临,可惜仅有预感,却迟迟推算不出危险来自哪里?

    突然,两道金光凭空出现在天穹之上,漫天星光瞬间暗淡。

    整片天地也因为它们的出现被映照的亮如白昼,只是相较于太阳的光芒,它们带来的明亮是耀眼的金色。

    金色好似要撑爆整片天地,银河四周运转的星球因承受不住它的能量,接二连三的爆炸,化作粉齑,烟花般绚烂。

    俞姓老人在金光出现的瞬间,立时做出反应,只见他的白光,化作巴掌大的飞刀斩向金光。

    金光直射玉白透明的嬴朕。

    飞刀斩向远处,却是嬴朕尚未到达的地方。

    飞刀长七寸五分,生有双翅,自有眉目,眼中也射出两道白光。

    两道白光斩向另一束金光,真身亲斩一道。

    金光如道家三昧真火,所经之处,立即引爆万物,连石质的星球也不例外,整片大地也在其炙烤下,瞬间沸腾起来,小江小湖消失不见,沉睡的人们哀嚎着从火海中裸奔窜出,大江大海立时瘦了三四圈,火光蔓延整片大地,随时干涸皲裂。

    火灾之重,气温之高,不下于昔年十日横空!

    金光从出现到斩向嬴朕仅有一个呼吸,幸好俞姓老人早就运势在手,飞刀在刹那间斩出。

    飞刀后发先至,和金光在嬴朕的脑袋上方相撞。

    金光四溅,金色光点落在地上就是一个大坑,落在星球上就是一道缤纷的烟火绽放,白光之恐怖也丝毫不弱!

    白光、金光交融迸发,嬴朕的四周立时火花四射,生生开辟出一道火海,火海上是万年难见的烟火盛宴!

    无数的星球碎片,陨落在大地上,人类尚好,有山洞躲避,对于那些高大如猛犸般的生灵则是一场灭顶之灾。

    一夜之后,当人类在中年皇者的带领下,再次君临大地时,发现那些能和他们抗争的强悍生灵早就灭绝殆尽。

    当然这只是后话!

    飞刀射出的两道白光并没有如期撞击到金光!

    不是说飞刀、俞姓老人修为不行,失了准头!

    而是另有缘故!

    原来,不知因何缘故,两道强大光芒即将相撞的时候,金光一晃避了过去,白光扑空,金光则射击在地上,大地立时地浆翻涌,裂出一道深不见底的缝隙。

    金光避开两道白光,同时也避开了嬴朕。

    而另一道金光,因为有飞刀真身的提前拦截,于嬴朕的脑袋处被强行斩断,飞刀斩断其势后,再次陡然涨大,陀螺般旋转,将嬴朕死死的护在其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