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六十六章 黄金百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权谋自古如此,看来秦皇没有教过你!嬴病已咳嗽着叹道。

    嬴朕有些遗憾:抱歉,这个是我自小必修的功课,不客气的说,当时还是略有所得,父皇和兄长都时常赞叹的。

    说着嬴朕望了一下门外:按理说,这个点,应该来了!

    嬴彻萎靡在地,不多时,脑袋处鲜血洇红了地面。

    嬴朕怀中抱着嬴彻之孙嬴罪,怒目而视,望着拦着自己的嬴徐。

    以其父之罪,他百死莫赎,早就该如此了,堂兄又何必如此动怒!嬴徐笑盈盈的说道,不疾不徐,好像死在他面前的只是阿猫阿狗

    你们都说,我是笑面虎,我看你更适合这个称呼。嬴朕有些切齿的说道:让开!

    嬴徐见他手中的执法铁鞭轻微扬起,而嬴彻已流血倒地,便移步让开。

    嬴朕将嬴罪放在地上,上前将嬴彻脑袋周围数处穴道点住,封住鲜血,扶起嬴彻依靠在柱子上。幸好嬴朕以前和秦朝名医扁雀有过交集,学过一些简单医理,否则面对如此地步,还真不一定能封住鲜血。

    不多时,嬴彻艰难的睁开双眼,颤巍巍的想要拉着嬴朕的手臂,抓了几下没有抓住,嬴朕只得将手递了过去,他抓住其手,断断续续的说道:九伯父,我孙儿就交给您了,他名嬴罪,字罪孽,望他此生莫忘罪孽,行善积功,百行赎罪!

    一段不长的话,他断断续续的说了小半盏茶的时间。

    你放心,你孙儿我会给救活的。嬴朕安慰道。

    谢谢,九伯父!说完,缓慢的闭上眼睛,他实在撑不住了。

    嬴徐二人见嬴朕答应要救嬴罪,相视一笑:成了!

    嬴徐扬手示意下人。

    下人很快自外间端进来一盘金钱,沉甸甸的约莫有百两。

    嬴朕将嬴罪放置在一旁的坐垫上,转身正好看着嬴徐带着端金的下人站在其身后,笑容满面,荣光焕发。

    什么意思?嬴朕询问。

    堂兄,黄金百两是有些重,不过对我们修行来说不算什么,等下我会让下人给您送到隰院,别说做兄弟的心狠手辣,不给你留些余地。嬴徐指着端盘上的百两黄金说道:以后你就以它们谋生吧,虽然你不在踏入咸池,好歹也是秦皇陛下的后人,别把自己过得太寒酸,这算是兄弟我额外资助你的。

    哦,嬴徐你就准备这点东西打发我?嬴朕反问。

    哈哈!嬴徐开怀大笑,上前拉着嬴朕的手,嬴朕挥手拨开:堂兄不必如此着急,我嬴徐好歹也是一族之长,你好歹也是我堂兄,要只有这些,就是那些叔叔伯伯不说,我嬴徐也都看不起自己。

    来,让他进来!嬴徐拍掌,朝外说道。

    话音方落,屋外就走进来一名彪形大汉,粗狂野气,满脸络腮胡子。

    族长!彪形大汉来到嬴徐跟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以后,你就跟着这位,负责保护他的安全,别看他年轻,可是我嬴徐的九哥,以后你就叫他九爷吧!嬴徐指着嬴朕说道。

    彪形大汉应诺,转身对嬴朕施礼:九爷,您好!小人王彪!

    这又什么意思?嬴朕继续冷眼旁看,问道。

    我知道你有两大左膀右臂,霍骠骑和由百里,不过,你走就走了,这两人就继续留在嬴族效力吧,你也不想耽误这两人的前程不是?念在你将他们带回族内的功劳,鉴于你的安全,以后王彪就是你的护卫了,别说做兄弟的随便扔一个人给你,这为可是帝师一族的后人。嬴徐上前拍了拍嬴朕的肩膀,很是开心的说道。

    你这是要废我图腾?嬴朕冷声道。

    自然,出了咸池,就不在是嬴氏族人,拿修为也无用了,就不要侮辱嬴氏图腾了!嬴徐说道。

    好,很好!嬴朕冷冷的道,而后面不改色的询问王彪:你是帝师王翦一族的?

    王彪闻言,躬身说道:小人祖先是帝师家仆,秦末后跟着相爷一行来到咸池落脚。

    相爷?嬴朕不止一次听到相爷的这个称呼:不知你说的是?

    是病已先生,他是昔年三世陛下的左相!王彪很是恭敬,朝嬴病已的方向介绍道。

    哦!嬴朕恍然大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