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六十五章血染清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荷华堂兄如此聪明卓绝,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嬴徐道,他望着嬴朕哂笑着。

    我想亲口听你们说出来,看看到底是有多无耻!嬴朕回应,同样不屑。

    如你所愿!

    嬴徐将站立在旁的嬴病已搀扶着坐了下来:第一,你放弃嬴氏族长之位!

    继续!嬴朕意料之中,他并未感到意外。

    第二,你终生不得踏入咸池一步!嬴徐继续说道。

    第三呢?嬴朕问。

    第三嘛,这个就比较有趣了!你说对吧,罪子!说到第三条,嬴徐似笑非笑的望向嬴彻。

    嬴彻将孙儿递给嬴朕,让他帮忙抱着。

    嬴朕问道:第三和你有关系?

    嬴彻没有回答,而是转身自自己怀中掏出了一片布帛,和交给嬴朕的两条一般无二,他拿着布帛询问道:希望你说话算话,否则我做鬼也不好放过你的!

    嬴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啰嗦,赶紧上路,你孙儿拖不了多久!心里却嘀咕道:活着我尚且不怕你,做鬼还想翻天不曾!哼!

    哈哈,好好!嬴彻突然仰天狂笑,一头撞向傍边的柱子上。

    两人对话就在眨眼间完成,嬴朕单手抱着孩子冲了过去,想要拉住他,谁知嬴徐早就防备着他,第一时间出现在其面前。

    被嬴徐阻拦了一下,终究迟了半拍!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彻清风阁,原本暗红的柱子上,鲜血四溢,染出一朵朵鲜红的梅花。

    嬴氏祖祠,殿门紧闭。

    铜壶恭敬的回答道:九公子,您走后他们也都各自回转了,我家少爷现寸步不离的看护老祠,他就不出来见您了。

    嬴朕干脆的应了一声,转身朝另一处奔去,他身后,嬴彻跟着,怀中紧紧的抱着自己重伤中毒的孙子。

    嬴朕胸里怀揣着一腔怒火,而嬴彻则着急孙子的性命,两人不多时就来到清风阁。

    清风阁,阁门高锁,门外站着五名墨衣人。

    又是墨衣人!嬴朕眉头紧锁,清风阁前被五人守卫的死死的,风雨瓢泼难进。五人所站的位置极为刁钻,从后方或许尚有机会进入,但若从正门进入,却相当困难,除非得到五人首肯。

    恩。嬴朕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对,但他急着找嬴徐算账,便没有细想。

    嬴徐呢?让他滚出来见我!嬴朕朝那五人怒吼。

    五人身形一抖,又强行镇定下来。

    轻微的表情动作变化,一闪而过,嬴朕虽然有些震怒,却也被其尽收眼底。

    其中一名黑衣人上前说道:族长正有急事,不接客!你们回吧!他说完,立刻回到自己的原位置上,五人表情严肃,严阵以待。

    怎么嬴徐打算做缩头乌龟?嬴朕质问道。

    不许侮辱族长!一名墨衣人上前,有些愤怒。

    看来你们就是嬴徐培养的清风卫吧,到是很忠心!嬴朕边说边上前,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执法铁鞭。

    那名墨衣侍卫见着执法铁鞭有些胆怯,下意识的后退。

    嗬,知道畏惧,我当你们只尊嬴徐,早就没有了嬴氏族规了呢!嬴朕将执法铁鞭放在他的肩头,紧紧的贴着其脖子。

    那名墨衣侍卫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丝丝清凉,眼中充满恐惧。

    你拿着执法铁鞭,我们无话可说,但绝不允许你随便污蔑族长!他拼命的在嬴朕面前站直身体,居然在恐惧中迸发出了反抗。

    聒噪!嬴朕懒得理他,直接抬手一铁鞭将他敲晕在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