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四十六章 山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嬴婴原本坚定的心思,开始有些动摇。

    那三年时间,皇伯父和皇伯母忙着兼并天下,无暇照顾年幼的荷华,而那些奴仆又看不住‘少年智如妖’的九公子,就将他送到大兄的府邸,由大兄和自己照顾。

    三年时光虽然短暂,却足以明白一个少年老成者的心性。

    那时的你,虽然年幼,心性却早就定性,凡事都有自己的主见,整日跟在大兄的身边,寸步不离,偶尔还帮助大兄处理政务。嬴婴好似被嬴朕的三言两语,带入了往事的回忆中。

    你关不住我的,我有太多混不吝的方式让你放我走,你知道的,尤其是你现在离我仅有一步之遥。嬴朕望着嬴婴的眼神有些愧疚:但是这个办法我不会去用!

    嬴婴察觉到他的异样,毕竟两人站的很近,彼此的表情都是纤毫毕现:你看出来了?

    嬴朕点头,低沉道:是寒氏,还是项氏?此刻的他锋芒毕露,犹如是远古荒兽,这世上能让他如此动容的,嬴婴恰巧就在其中。

    都百年了,你不说我都有些遗忘了,更何况有大兄当年遗留下的护卫保护,有没有修为,并不重要。人生期颐,很多能看开的,能看淡的,嬴婴早就释然,不能的,也是他不愿意释怀。

    是寒氏?嬴朕询问,项氏堂皇狠厉,寒氏阴诡虚伪,堂兄若是栽在项氏手上,就不是修为被废,而是命丧黄泉。

    若不是在咸池遇到嬴婴,嬴朕会一直相信寒氏史家的记载,项籍屠城纵火,杀害公子婴。

    是寒邦!嬴婴释怀,但是每每思及这个名字依旧咬牙切齿。

    嬴朕紧握拳头,说道:又是寒氏,早晚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他双目猩红,有些心疼堂兄。

    嬴婴说道:这些小伤,和那些为了嬴氏基业献身的老秦人相比,何足道哉!他双手抓住嬴朕的肩膀,手上的劲力很松,没有当年的浑厚有力:嬴氏现在式微,你就待在咸池不好吗?

    这个,弟委实不能答应,望堂兄理解,不过放心,我比谁都在乎自己的生命,绝不会去冒险。嬴朕说道。

    唉!嬴婴叹息,良久道:果然真的很像大兄,当初我也曾劝他向皇伯父低头!

    怪不得,当年皇伯父说,你和大兄最像他!往事并不如烟,重见故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勾起回忆,嬴婴无奈的摆手道:你走吧!

    谢过堂兄!嬴朕拱手拜谢。

    拜谢完,嬴朕并没有转身而去,而是小声道:我有些事情,想单独给你说。

    嬴婴会意,挥手撤去手下。

    嬴朕见周围的黑影退去,说道:若以后,弟能够再为嬴氏打下一片江山,堂兄可愿帮我?

    我已年过期颐,更是残废之人,能帮助你的有限!嬴婴有些失落。

    堂兄不必妄自菲薄,若不是当初嬴氏缺乏王佐、将帅,以兄长之能必能力挽狂澜,扶大厦之将倾,至于修为,无论你愿不愿意帮弟,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嬴朕低声道,嬴婴的才能无论是寒氏史家,抑或是嬴氏族内记载,皆言其才能卓绝,尤其他自小身受兄长教导,嬴朕相信其才能必然不凡。

    图腾真能治好?嬴婴原本浑不在意,忽然有些兴奋的询问。

    嬴朕点头,说道:我身边有一位朋友,他见识广博,相信会有办法的!

    嬴婴说道:好,要是真能治好,堂兄到时给你一个惊喜!

    好,那弟就在隰院恭候堂兄!嬴朕郑重拜谢。

    嬴婴望着嬴朕牵着白妶的手,上了小船,船行碧波上,他们的背影最终成为一个小点:父子三人性格皆是如此,唉!

    公子,为何不强行将他留下来。一个声音在嬴婴耳边响起,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其身前,正是当初现身隰院的黑影。

    他心意已决,强留不得。嬴婴叹道:当初让你去见他,我就没有报多大希望,只是百年未见,想他了,以我这身子估计也见不上几回了。

    以九公子现在的修为,若强留我相信可以很轻松的。黑影说道。

    嬴婴摇头:你是大兄后来培养的,不了解我这九弟,当时他给我说话的时候,我们之间不足一步,只是后来他见我修为尽废,不愿意出手,更何况即使不能制约于我,他身上能伤害自己,能自保的手段太多,或许他打不过你们,但是逃跑绝对没有问题,只是代价要大一些吧了!

    不至于如此吧,公子您对他并没有恶意。黑影说道。

    嬴婴摇头:等你了解他了,你就知道了!

    上了河岸,嬴朕让船上黑影回去,带着白妶慢慢前行。

    夫妻两人边走边聊,往隰院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