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三十八章 藏书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是族长,你确定?我嬴氏的族长何时是族人挑选的,他嬴徐当族长可得到祖祠承认?嬴朕从容反驳,嬴来哑口无言,小声道:那还不是二世无能,以至于祖祠核心和三枚祭祖香失踪百年,不然以族长的修为贡献,早就得到祖先们的认可!

    嬴朕说道:那就是还没有成为嬴族的族长,没有那个地位就别摆那个谱,吾父曾经是最受族人拥戴的族长,我这个少族长名头,没意见吧?

    嬴朕夫妻对望一眼,说道:没有意见,那还愣着做什么,坐啊!

    嬴徐无奈坐在左侧首位,嬴来在其下首也坐了下来。

    嬴朕率先开口道:不知徐族兄今日来我隰院所为何事?

    嬴徐端起坐上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荷华族弟见笑了,今日我是来当说客和中间人的,来侄儿前些日不小心冒犯了你,想请我做个见证,向你赔礼道歉!

    嬴朕放下茶盖,端着茶杯道:所谓不知者无罪,按理说,我不该给他计较,不过这阿猫阿狗的,本人很是好奇!

    嬴徐说道:族弟,来侄儿好歹也是先祖疾的后人,你不给我面子就算了,怎么说也给他老人家一个薄面不是?

    先祖疾,号称智囊,又名樗里疾。

    他老人家的面子是肯定要给的,不过眼前的这个人我不打算宽恕,等新任族长出来后,自有其定夺,如果二位是为这个事情来,那么请回吧!嬴朕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

    好,很好,你虽然是昔日的少族长,但也仅是有资格继任而已,你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是族长了。嬴来恼羞成怒,既然不愿意谅解,那一条虱子是咬,两条也是,他反而放开了许多。

    如此心性,也敢说是先祖疾的后人,真是不知所谓。嬴朕不屑,白妶目光冷冽,盯着座下的两人。

    嬴徐说完话后,一直在安静的品茶,好似现在的事情和他一丁点关心都没有。嬴来暴起,他见其发泄的差不多了,伸手制止道:贤侄何必如此动怒呢,你族叔也就是给你开个玩笑,世间事情,无非俗事,无一不可谈,只是方法不到位。

    说完他望着主位上的嬴朕夫妇:说吧,你们想要得到什么,才肯原谅他,尽管提出来。

    嬴朕说道:族兄又是如何敢肯定我有事相求呢?

    嬴徐说道:世人都有**,尤其是你这种,带着怨念的极度可怕,不可能没有**,你小题大做,不就是有事需要我帮助吗?嬴徐不愧是比嬴朕早苏醒几年,人情世故已经磨练的相当熟练,嬴朕虽然也有百岁年龄,但真实经历也就二十年左右,有些事嬴徐还是能够一眼看穿。

    嬴朕说道:既然徐族兄都如此说了,那我也就不矫情了,我看中了崤函帝宫宫主的这个位置。

    崤函帝宫,嬴族藏书的楼宇。

    嬴徐道:这不好吧?崤函帝宫的历任宫主都是学识渊博的族老担任,不过现任却是个例外。崤函帝宫本就是一处闲差,于族中地位可重可轻,他想不明白,嬴朕为何会看重此处。

    嬴徐头也不抬,就拒绝道:你虽然年龄够了,但是你的阅历和经验尚不足以让你担任此职务。嬴朕说道:不是我担任,而是一个我所看重的朋友。

    嬴徐听到,直接拒绝:那可惜了,崤函帝宫必须是族人才能担任。对方就是在学识渊博,圣人在世,也不行。

    嬴朕说道:真是这样吗?嬴来如果折损了,你手下的那名智囊会怎么看你。壮士断腕,就不在是壮士了,你可要考虑清楚,没有他父亲,你拿什么来给我争族长,要知道你现在也仅是能行使部分族长权柄!

    嬴徐思念再三,嬴来的父亲于他是军师般的存在,如果失去了,那他这个族长也就到头了,其咬了咬牙齿:好,我同意,不过,你必须交出执法铁鞭。

    免谈送客!

    嬴朕直接起身,朝里屋走去。

    慢着!嬴徐叫住他,说道:好,我同意,你让他有空就去接管吧,这是令牌。自此你和嬴来恩怨一笔购销。

    如你所愿!嬴朕转身说道。

    嬴徐来到嬴朕的身边说道:我知道祖祠和祭祖香都在你这里,我会让你一一吐出来的,咱走着瞧。

    我等你!嬴朕冷笑。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十来位汉子看戏似的蹲着,犹如石翁仲,不论风吹雨打,纹丝不动,老秦人就是如此,纵使他们和嬴朕不对付,不过只要那柄执法铁鞭是真的,他们就听从处罚。

    嬴朕在前,嬴徐在后,朝着荷塘隰院而去,行至山居脚下,白妶的目光瞄到一名白发飘飘的佝偻老者,他身着一袭灰衣。

    白妶总觉得有些熟悉,急忙转身望去,那人已经消失在墙角,仅落下一袭背影。

    背影有些孤寂落寞。

    嬴朕发现了妻子的异样,询问道:怎么了?白妶摇头,低声回道:没事,估计是我多想了。那个人早就死了,不可能出现在嬴氏祖地。

    隰院正堂内,分主次坐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