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三十七章 麒麟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少年们听说有功法学,更加得意,傻子似的望着嬴朕。

    这是一招集起身、趴下于一体的大成功法,据说是当年某个家族锻炼麒麟图腾的秘技,我给它取名叫麒麟趴!嬴朕说完,一用劲将锦衣少年拍在地上,少年嘴中呛满泥土,尚未吐出,又再次被提起拍了下去。

    嬴朕环顾一周,对少年们厉声道:这招麒麟趴你们看明白了吗,现在每个人做百遍,回去誊写族规百遍,明日交到我隰院。

    族弟,一群少年,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们一次。嬴徐来到其身前,好言相劝。

    嬴朕道:好啊。少年们闻言欣喜。他清了一清嗓子:方才这位徐长辈给你们求情,我觉得他说很对,你们还是一群少年,少年人血气方刚,犯点错误是应该的,既然是少年,自然精力旺盛,那就做一百五十组麒麟趴,再誊写两百遍族规,多学点道理,别整日游手好闲,欺负这个,欺负那个!心道:敢做局,心疼不死你!

    嬴徐闻言,脸上依然绷着笑容,上前一步道:你们这位荷华长辈说的,正是族长我想要告诉大家的,做完麒麟趴后,都老实的给我到祖祠抄写族规,要是婴长老反应你们有所懈怠,惩罚翻倍。

    嬴朕回身望向大汉们:都给我老实点,蹲完给我交五十遍族规上来。说完他带着白妶朝隰院而去。

    荷华族弟,多年未见,不请我去隰院小坐?嬴徐带着嬴来从后面追了上来。

    嬴朕白眼:我不请,难道你就不去?那好,不请!

    嬴徐连忙道:别呀,大家都是百岁的人了,不能孩子气!

    嬴朕转身,见其青丝有些灰白:那是你,我现在二十三。

    嬴朕十岁封印,醒来也才十三载。

    秦人尚武,不抵制决斗。

    嬴朕挥舞铁鞭,眸光中星火喷涌:可你们一群人围殴老幼,作为老秦人,我都替你们臊得慌!骂完,又转向大汉们,每走过一人,其手中铁鞭便狠狠的抽打在他们身上:老秦人的尚武精神,叫你们吃了?争强斗狠,欺凌弱小!还自诩老秦人,凭你们,配吗?

    无论是那十来位大汉,还是那两堆少年皆沉默不语,脑袋低垂,不敢直面嬴朕。

    既然喜欢围观,那就如你们所愿,原地给我蹲个十天十夜,不足时间者,休怪我鞭下无情!嬴朕怒火中烧,若不是看在同为老秦人的面上,非得好好收拾他们一顿。

    荷华族弟,何事让你如此动怒?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热烈而亲切,若不是嬴朕看到来人是谁,他定然以为那是多年未见的挚友。

    来人一袭墨锦长袍,华贵而庄严,脸上堆满笑容,其身后跟着嬴来,那个有些不知礼数的家伙。

    嬴朕打量着朝他走来的墨袍人,他容颜已近中年,颌下飘着三缕长须,原以为他会白发飘飘,没想到他也被封印过,只是醒来的时间貌似比自己早的太多。

    父皇当年将陷入沉睡的自己封印后,除了白妶,估摸着还封印了不少族人。十岁时他修炼本命功法陷入长眠,被父皇封印,醒来时已是大寒王朝天汉二年。自那时起,到秦朝覆灭,期间所有的事情,他尽数不知,零丁知晓的,也是通过史册、或他人讲述。

    尤其是父皇驾崩沙丘,兄长自刎九原,那段记忆对嬴朕来说就是空白,也是他不愿触及的伤。

    嬴徐走近,小声在嬴朕耳际低语:现在我是族长!

    徐族兄,这是闭关结束,出来放风?嬴朕望着他浅笑道,心想,想让我叫你族长,老子偏不叫,你咬我啊,看我不气死你。

    嬴徐闻言,脸色铁青,不是因为他的打趣,而是纠结于那声‘族兄’。毕竟做了多年族长,养气功夫了得,很快调整心态:族弟,不知因何事如此动怒?莫要为了两个罪人生气,伤了身体可不好,不值得?

    罪人?嬴朕惊讶的望着嬴徐。站在其身边的白妶也是一脸惊讶,罪人?那得犯了多大的过错,才能被整个部族喊杀喊打,老弱都不放过。

    对!嬴徐皮笑着回应。

    嬴朕反问:那爷孙俩到底犯了什么罪,会被你们定为罪人?白妶也是一脸好奇。

    嬴徐不疾不徐的说道:嗯,他们爷孙没罪,就是出身不好,他们二人乃是秦——胡亥的后人,父债子偿,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原本想说秦皇一脉,中途又咽了回去。

    他们是胡亥的后人!嬴朕望着那两道远去的背影,有些恍惚,眼神有些玩味。

    嬴徐温和道:对,那老的乃是胡亥独子,平素都叫他罪子,至于名字,没人记得了!

    胡亥是犯下了罪孽,断送了嬴族的荣华,百年过去了,再大的怨气也该消了!嬴朕低沉道。

    秦皇一脉就是罪人,他们不配得到原谅?那名锦衣少年突然抬头插嘴。

    嬴朕目露寒光,打量着少年,若有所思。

    嬴徐上前拍了一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族弟,小孩子失言,不必在意,他们不过听说你回族了,希望帮族弟出一口恶气。他有意无意间,目光扫过那柄铁鞭:归根结底,罪子才是族弟该仇恨的,胡亥屠戮族人,以至于秦皇一脉如今仅剩族弟一人,若不是看在秦皇和族弟的面上,族人相残,那是要夷脉、除族的。

    那我这是好心当做驴肝肺,得给他们道歉了哦?嬴朕反问,少年和大汉们不敢吱声,嬴徐浅笑盈盈:理到是这个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