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三百七十五章 编号柒伍贰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东北角那里!

    一道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尖锐的炸开。11

    星光璀璨,这里是光的世界,极深处,那是光的国度,没有黑白,只有星光。】9八】9八】9读】9书,2≧3o↗

    光之国的中央,是一条浩瀚奔涌的星河,河中的星辉每一步都有不同,支流繁琐,连接着不同的时空,每一处星光都映照着不同的风景人情,每一个支流节点都有河神卫把守。

    闲暇时,若能顺着星河的滥觞缓缓步走来,那一定能见识到诸夏文明的起源心衰,能见到它在每一个时期是昌盛还是低迷,能见识到每一个时期的诸夏人杰,其以不同的风骨、气度,诠释自己内心不同的诸夏文明。

    星河是光之国的根基所在,星光流淌在其中,从未有流出的迹象,最终都汇入虚无之中,照耀着某处时空的夜晚。

    星光溯流而上,星河越来越狭窄,直至细成了一条丝线,丝线的终点处,是一座不知其高的山峰,山泛着璀璨的光芒。

    光芒柔和,并不刺眼,只见山脚下,丝线的源头处,立有一桌石碑,背上有神秘的铭文。铭文虽然无人识得,只要你一旦走近,内心深处就会不由自主的念出声来:星河滥觞!

    石碑的不远处,是一座极为雅致的竹楼!

    这时,一名银甲裹体的将士,飞速跑了过来,他轻轻的敲击竹门:大都督,属下有要事禀告!

    进!竹楼内传来一声极富磁性,又很是粗糙的声音。

    银甲将士推门而入。

    竹楼内装满了诸子百家的典籍,俨然是一座书屋。

    银甲将士轻车熟路的搬开一面书墙,在书堆中找到了竹楼的主人,他正坐在书堆内读书,桌上有星光墨,有湘妃竹毛笔,其边读边批阅。c八』c八』c读』c书,■o↑

    他读书极为迅速,可一目十行,落笔也是不慢,周围堆砌成墙的书籍都是他读过的,他批注翻阅过的书籍,都会将它们移动到竹楼顶部,直到读空一楼方才移步二楼,如此循环往复,直至将一整楼的书籍都吃透的滚瓜烂熟,他才将其收起,更换另一批书籍。

    竹楼主人的书籍,来自不同时空,他精通诸夏文明的每一阶段。

    银甲将士早就见怪不怪,搬开书墙后,他启禀道:大都督,星河编号柒伍贰壹已经混一!

    比我想象中要快一些!竹楼主人放下书籍,露出了容颜,自桌上拿起一把折扇。只见他脸戴半边金色面具,身穿黄金锁子甲,外罩一袭墨袍,脚蹬藕丝云步履,手中有一把折扇,正面书写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背面画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头颅,极为的怪异。头颅隐藏在云雾之中,看不清容貌。

    竹楼主人正是河神府天河大都督粟壶。

    他付出了一点代价,不过并不大碍!银甲将士回应道。

    粟壶轻摇折扇:你退下吧,继续盯着编号柒伍贰壹!

    银甲将士应诺,退去。

    天下混一,那盘化龙局,也是该收官了!粟壶摇着折扇,望着远方,如是说道。

    折扇内,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暗手成熟,是该动手了!

    星河如故,亘古流淌,瀛渊大陆分分合合,又到统一的阶段。

    史载:今七年,帝战白登,斩寒帝于山巅,岁末大寒覆灭,秦混一瀛渊,天下咸服。

    大秦再次混一宇内,嬴朕在咸阳大宴群臣,并下诏书,劝课农商,减免赋税,与民休息。次日,嬴朕在皇宫内再次下诏:令太子嬴麒麟继续监国,三公辅政。

    三公九卿听闻诏书后,皆连忙入宫觐见。

    嬴朕在章台宫召见太尉王诩、丞相由百里和御史大夫嬴婴,五人聊了小半日,三公方才出殿,并将聚集而来的百工遣散,并发邸报,昭告各州郡官员百姓,皇帝春秋正盛,龙体无恙!

    时光如沙,流逝无痕。

    天下初定,已有三年。

    太子监国也有三年,原本一岁多的小麒麟四岁多了,说话行事愈发老成持重,处处都透着人君风采。三年的时光,嬴麒麟处理政务的时间并不是很繁重,他主要是跟着三公学习知识,以及为君之道,每日也会在蒙裳和王诩的监督下修习术法。

    今十年,百姓在大秦的治理下,从战乱中舒缓了过来,一派河清海晏的盛世风貌。

    太子监国三年了,你们说陛下今年会出关吗?

    兖州某处小镇上的茶楼里,一名儒家书生如此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