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三十五章 后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记得当时父皇发现玉如意失踪,还心疼的寻找了许久,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嬴朕知道,父皇应该是发现他拿走了,故而没有在追究,毕竟那柄玉如意父皇宝贝的紧!

    白妶知晓玉簪乃是嬴朕亲手雕琢,来回把玩,爱不释手:喜欢,相公送我的都好!

    我先挖一份礼物,等我有空再给你挖挖,后院我埋了好多东西,都是亲手制作要上交媳妇的。嬴朕见她欢喜,甚是开心,挥锄更加卖力。

    不多时就初见成果,一个黑色的粗陶显露出来。

    宝贝挖到了!

    嬴朕欢喜的放下锄头,用手轻轻挖掉周围的泥土。

    相公,这埋的是什么啊?白妶好奇的询问道。

    嬴朕自泥土中将它小心翼翼的抱了出来,那是一个黑陶葫芦,他揭开葫芦塞:来闻闻!

    白妶尚未将鼻子凑近,一股清冽的香味就扑鼻而来:酒!她甚是惊奇,酒香浓郁,比她见到的所有酒都要来的醇香:这是好酒啊!

    妶姐姐很识货嘛!嬴朕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家夫人如此懂酒。

    不过也是,军中将帅哪一个不嗜酒如命?

    既遇知己,嬴朕卖力的夸起手中美酒:这酒可是父皇亲自酿造的,正是世上鼎鼎有名的秦酒,可惜后来父皇太忙,这酒也就绝种了,世上也就我这还有两葫芦。

    白妶闻言,见那坑中还有一葫芦在沉睡:你当时那么小就偷父皇的酒喝,不怕挨罚。

    嬴朕辩解道:两葫芦酒是父皇给我和兄长的,说,等我们新婚时拿出来喝,兄长的两葫芦到用了,我的就一直埋在树下,没想到百年过去了,酒香依然。

    白妶道:晚上等我们拜访大厩长回来,我们把另一葫芦喝了。

    好,都听夫人的!

    嬴朕牵着白妶的手,朝前院走去。

    中庭地,霍骠骑和白黑女还在熬炼功夫,侧院内,由百里正在读书,身边有红袖添香,本来嬴朕想今日便让他去崤函帝宫管书,不过他自官萌处得来的书籍尚未看完,又迷上隰院藏书,也就暂时搁浅。

    嬴朕夫妇洗漱一番,嘱咐了霍骠骑几句,朝院外去,直奔厩苑。

    厩苑是嬴氏子弟习练马术的地方,其中神驹不计其数,像白蹄乌、青骓、飒露紫、照夜白、汗血龙驹等名种,其中更是多有放养。

    昔年大秦将帅坐下名驹皆是出自此地,将帅们也以得到此处名马为耀!

    大厩长除了是厩苑主事,更是嬴氏暗中势力‘厩苑’的首领,当然这个身份仅有少数族人知晓。

    厩苑建在山上一处水草肥美的地方,那里正好有一道瀑布。

    瀑布名曰饮马瀑。

    一路有说有笑,听着嬴朕介绍沿途的建筑风景,以及掌故,夫妻二人很快就来到厩苑门前。

    厩苑门口有几名马夫正在喂马,嬴朕恭敬的道:烦请禀告大厩长,就说荷华来访!马夫随意的瞄了一眼嬴朕夫妇:你就是九公子?

    嬴朕道:正是!

    马夫说道:大厩长外出了,你改日再来吧!嬴朕询问:他老人家可有话留下?马夫不厌烦的道:没有,你快走吧,不要打扰我喂马?

    嬴朕望了一眼屋内,将手中的酒葫芦打开,站立片刻后,收起酒葫芦,带着白妶下山而去。

    厩苑内,一个白发老者,猛然自睡梦中惊醒,耸着鼻子在空气中狂吸:好酒好酒,没错,是那小鬼头酿造的秦酒。

    外间,十三听到动静,走了进来,尚未说话,大厩长耸着鼻子朝外走去:是不是我那真真的弟孙来了?

    十三道:九公子未来。

    大厩长停下脚步,咦的一声,纳闷道:酒味咋又没了?

    秋风渐起,已是次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