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两百二十一章 暗室惊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痣内侍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边跑边喊来人啊,有人刺杀武帝陛下,来人啊,有刺客!一副张皇失措的模样,让嬴朕一时之间愣在当场。

    听到他跌跌撞撞的撕喊,嬴朕立即出手,手中执法铁鞭被他祭出,黑痣内侍双脚一绊,整个身子栽倒在地上,险之又险的避了开来。

    嬴朕三足金乌附体,身体一闪,追赶上来,随手捞起执法铁鞭,再次伸手抓向黑痣内侍。

    一道白光突然浮现,嬴朕只感觉手腕一寒,急忙缩回,才在对方武器落下的刹那,保住自己的手臂。

    两人四目相对,电光火石,静默对峙。

    那人也是一身的黑色王袍,袖口衣角也绣着天马图腾,其布料较于床上死赵佗的要新的太多,明显是才裁剪定制不久。

    嬴朕道你就是南越新王赵眜?

    那拦下嬴朕的男子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声质问道你是何人,胆敢来我南越王宫行刺?寒意逼人,凄神寒骨!

    黑痣内侍悲戚的哭嚎道武帝陛下他驾崩了!小的亲眼见他用手中的铁鞭将陛下活活砸死的。他边说,便指向嬴朕手中染血的执法铁鞭。

    嬴朕下意识的将执法铁鞭收起,解释道你们可能误会了,我当时也是被吓呆了,以至于手中的铁鞭滑滚落在血泊中,方才沾染上了血渍,南越武帝确实不是在下杀的,在下应他所邀请请来赴会的。他急速解释,深怕南越新王赵眜再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

    那边赵眜根本就不理睬嬴朕,下令道胆敢刺杀我祖父,来人啊,将这狂徒,给孤王拿下,生死无论!他一声令下,南越国宫廷禁卫,疯狂的冲杀向嬴朕。

    南越武王在南越国乃是如同活神,其威信已到达巅峰,无论是民间,还是宫廷、军中,都将赵佗奉为偶像。

    今日,禁卫们见有人刺杀了他们的活神,那岂能轻易揭过,一个个都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誓要将嬴朕生吞活剥,为赵佗报仇。

    嬴朕见状,哪还能站在原地,飞速逃跑躲避,无奈时会出手击倒几名禁卫,不断的对赵眜解释你听我说,我进去的时候你祖父就死了,他的死和我并无关系!

    可惜,就算他说破了喉咙,赵眜也不会信他一个标点符号,盛怒的人,双目猩红,生猛如野兽,简直恐怖!

    赵眜见禁卫久攻不下,嬴朕如泥鳅般,滑不溜秋,难以捉住。

    赵眜手持长刀,胯下天马图腾,亲自下场捉拿嬴朕。

    暗室昼夜均半,明灭间看不清事物。

    嬴朕踏足后,亮堂如白昼,照见一切,纤维毕现。

    暗室内空空落落的,犹如苦行僧的禅室,仅有一个书架,一张简陋的床,床上支有四根竹竿,挂有纱布蚊帐,书架便在床头。

    嬴朕站在暗室门口,迎面便是书架,架上的书并不多,大多都和外间重复。

    床上纱布蚊帐在嬴朕推开暗室大门的时候,轻轻荡漾,如水荡起碧波涟漪。隐约间,床上显露出一个黑戳戳的人形。

    人老成精,南越国都快沸腾成一锅粥了,他居然还睡得着!嬴朕心中暗自吐槽。

    他躬身朝那破床上拱手说道南越王,鬼谷月关应约前来赴会!床上毫无动静,他的声音在狭小的暗室内荡漾重复。

    回音经久不觉,等声音直至消失,嬴朕才再次说道,依旧毫无反应。

    如是再三,毫无动静!

    床上黑戳戳的人影,竟连轻微的肢体动作都没有,那上面躺着的好似就是一假人。

    嬴朕蹑手蹑脚的靠近,用执法铁鞭撩开纱布蚊帐,说道南越武王

    他尚未将话说全,便被床上情景惊吓出声来,执法铁鞭也从手中滑落,滚到床上。

    床上那黑戳戳的人,一脸血肉模糊,鲜血浸红了床单,已然死去多时,身穿黑色龙袍,袖口衣领处,有着金丝刺就的天马图腾。

    其所穿的正是南越王王袍!

    赵佗怎么会死在这里,是谁干的?嬴朕惊恐,心间莫名的升起酸楚,他也算是嬴姓的族人,依照父皇那边的关系,他要称呼赵佗为表叔。

    嬴朕抓起他的手,号起脉来,其手冰凉,宛如方自冰窖里拿出。

    赵佗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凶手才离开不久,其图腾应该带有冰雪或者阴寒属性,不然床上的尸体不会呈现出此等状态。

    嬴朕出于医者的心态,见到受伤或者垂死的人,时常会生发‘医者父母心’。今日见到赵佗,血肉模糊,内心总是不愿相信,总感觉,还能抢救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