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一百九十二章 九家之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旁假寐的孙伯灵,猛的睁开双眼,盯着嬴朕,犹如狼王锁定了食物。

    鬼谷子登楼的步伐猛的停滞不前,其身体凭空消失,眨眼出现在嬴朕身旁,抬手将他吸至半空。

    鬼谷子询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嬴朕心中暗想:果然和东皇太一、大厩长一般,皆知晓父皇他们的去向,死活就是没人告诉我。他见自己的猜想得到印证,强压下内心的悸动。

    他硬抗着鬼谷子的威压,道:师祖您知道的荷华多数知晓,尤其我获得十条小龙和嬴姓老祠后,我能感受到父皇他们很渴望香火之力的支援。嬴朕所说,并不是凭空捏造的捆风之言,而是他根据对老祠、十条小龙以及香火之力的分析理解后,所得的大致结果。

    鬼谷子随手一扔,将嬴朕扔到座椅上,他也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告诉你吧。鬼谷子反而有些如释重负:你父皇他们并不是神秘消失,而是当年混一瀛渊大陆后,大军不小心在兖州地带,破坏了一处通往虚空的虫洞封印。虫洞开启后,下来了源源不断的异族大军,秦皇和诸位文武大臣为了更好的守护瀛渊,倾整个大秦的力量,将异族逼回了虫洞。

    秦皇雄才大略,为了一举解决隐患,率领大军主动攻打了进去,想要毕其功于一役。

    秦皇留下长公子扶苏继任二世,可惜赵高和寒邦联合,勾结某些古姓家族和异族留下的残余分子,矫诏逼死了扶苏公子,立了胡亥为二世,随后群雄反秦、大寒一统,此后,你都知晓了。

    鬼谷子将昔年的秘辛很是平淡的简短描述给嬴朕。

    嬴朕忽然想起衍太济所说的封印,询问道:方才衍六师叔所说的青铜灯笼就是封印那个虫洞的?鬼谷子点头:龙脉是姓氏图腾的起源,而青铜灯笼便是姓氏图腾的守护灵宝。若不是有它,秦皇也不能将那虫洞彻底封死。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总感觉嬴姓老祠总是源源不断的望外输送香火之力。嬴朕豁然开朗。鬼谷子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嬴姓老祠香火之力的流逝,和嬴州之上的阵法有莫大关系。

    嬴州之上有阵法,我怎么不清楚?嬴朕疑惑惊诧。

    鬼谷子喝了一口茶,说道:嬴州之上不仅有阵法,且此阵之难破,能列古今阵法前三,那是大寒覆灭嬴秦后,以大秦遗族所布下的吞噬阵法,有吞噬天下香火的奇效,你嬴姓的香火也正被它一点点的蚕食。昔年的那场变故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天下便已经改了姓氏。

    无耻流氓,安敢如此欺我嬴姓!骤闻噩耗,嬴朕甚是愤怒。

    约莫盏茶功夫,他才从愤怒中平缓心情:光凭一个泗水亭混混,应当不至于有此城府,在嬴朕布吞香噬神大阵,想来其中有九大古姓的影子吧!

    鬼谷子道:确实如此,尤其是秦皇走访九大古姓之后,他们联手将你们剔除出去,要知道当时嬴姓是九家之首。

    嬴朕再次问道:师祖,您老知道,当时父皇和他们八家都说了何话,做了何事,以至于他老人家离开后,八大古姓就联合起来对抗我嬴族。他记得清醒过来后,无论是自嬴姓家谱还是自家大厩长的阐述,他都十分的愤怒不解,好奇其中所隐藏的秘密。

    九大古姓家族的事情,老祖哪能知晓,九大家族是屹立在整个大陆最尖端的力量,岂是我们这种小人物所能探寻其中的内容!鬼谷子略带有些自嘲。

    唉,没想到您老人家都不清楚,看来只能有空再继续套路大厩长和东皇太一了,他们二位总是避重就轻,总有一天,我让你们亲口说!嬴朕心中如此想到:师祖,您可想好了,您不出山帮我,父皇他们没有香火之力的援助,在那里活命的都很困难,将来能否重返瀛渊大陆也跟着成为大难题了,要知道有您两位弟子,以及您的儿子儿媳!

    鬼谷子张口就要答应,嬴朕打断道:您老别急着回复,可要考虑清楚了,一旦出山,鬼谷一系就彻彻底底的给我嬴姓绑在一起了!

    他虽是如此说,如此做,内心却很忐忑,生怕因为自己的打断,让鬼谷子改变了主意。

    为了让鬼谷子不至于反悔,嬴朕又着急忙慌的说道:至于您老的身体,不用担心,等您修复好经络后,我再给您一**龙涎,给您洗精伐髓,延长寿数,届时您只要开谷授徒,像古时稷下学宫般不断为嬴姓输送人才就好!

    鬼谷子望着嬴朕焦急、认真的脸,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好的条件。

    嬴朕刚想说话,眼前忽然天旋地转,他整个人便被撂翻在地。

    尚未反应过来,手腕一疼,顿时没了知觉,嬴朕猜想手中的后续稿件应该被夺,想到此处,他内心那个悔恨:真是贱啊,你说咋就脑子一热给拿了出来呢?

    他躺在地上,从地上斜视鬼谷子,内心甚是愤懑:您说您好歹也是一派始祖,咋能干出下场抢东西的事来,而且还是抢自己徒孙的,传出去,您老也不怕丢脸!

    鬼谷子浑不在意,站立在窗牖边,看得津津有味。

    他看了约半盏茶的功夫,对嬴朕很是鄙夷:还真别说,你小子脑袋就是灵光,不愧是秦皇的种,不过这么精彩的东西,你不给你家老祖我看,还想学我将东西烧了,您小子真有种!

    鬼谷子收回目光,很是宝贝的盯着《军法三问》洋洋得意:幸好老祖我手疾眼快,出手及时,不然今天就要看到三个版本湮灭在青史里!那可真成了千古罪人!

    就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学你老祖威胁人,你还差得远!他将《军法三问》收起来,跑到嬴朕面前嘚瑟。

    本公子何时说要焚稿了?我拿出来,只是为了炫耀啊,天地良心!!嬴朕内心那个委屈,不过他硬撑着没有说出口,反而就势躺在地上不起,以和鬼谷子抗争:师祖,您老以大欺小,您不答应徒孙的事,我就不起来了。

    鬼谷就是地大,你爱躺多久,就多久,老祖没意见。鬼谷子风骚的转身,朝三楼走去:你请便,老祖要好好品品军法三问!

    您老确定真不帮我,那您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自己亲子!嬴朕从地上坐了起来,盘腿直面鬼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