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一百七十八章 嬴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金日磾扬手一道香火之力挥出,首饰被他打落在地:哼!他一脸寒霜,甚为不悦。

    嬴朕的所作所为,其中的玄妙,他最是清楚不过。

    扁雀怨恨,咬牙切齿:金大人真是好手段,之后的路长的很,我们慢慢的算,天冷气寒,贵府上下,小心饮食!

    情报之道,大秦养马人自认第二,天下何人敢称第一?嬴朕骄傲的说道:无非是运用大寒亭卫的情报,使的小手段,没想到金大人还这么信心十足。

    金日磾仰面朝天,开怀大笑:老夫侵淫权谋百十年,自打他出现在你左右,老夫就知晓事情暴露了,你们真以为那臂钏,真是简单的臂钏?

    淳于意闻言脸色大变,惊呼道:你,你,你在那上面使用了那东西!他赶忙跑了上去,隔空运针,将扁雀周身的穴位都封死。

    没错,正是虚无尸毒!金日磾爽快承认,神情极为兴奋:扁雀先生,你现在砍掉右手,或许还能保住性命,在晚个几刻钟,那就真回天乏术了!

    虚无尸毒,天下四大尸祖之一,嬴勾的尸毒。嬴朕有些惊讶道。

    他一边说,一边来到扁雀身边,伸手搭在他右手的脉搏之上。

    淳于意见嬴朕走了过去,急忙拦住他,着急的说道:九公子,不可沾!此毒但凡沾上必然染毒,无一幸免。自四大尸祖伏诛,天下再无人可解四大尸毒。嬴朕嘴角微扬,摆手示意,让他放心。

    一旁的第九小声对淳于意道:先生不必担忧,我们公子可是姓嬴,若是其他尸毒或许有些棘手,但是嬴勾的尸毒嘛,不过举手之劳!他折扇轻摇,很是惋惜的盯着金日磾,嘴里道:今日你该亡于此,天数使然,金大人就认命吧!

    金日磾脸色陡然惊变,一副不可思议的盯着前方。

    那边扁雀已经安然无恙,正死死的盯着他。

    原来,嬴朕为扁雀搭脉后,随手解开淳于意封住的穴位,左手指间一弹,将一滴鲜血弹入扁雀嘴中。其血玄黄,入口落腹,光芒大放,清晰照见五脏六腑,其轨迹也清楚的显露在外。

    鲜血入口,滴入心脏,周身经络瞬间被激活,所有的脉络由土黄转变为玄黄,侵入扁雀体内的毒素在遇见玄黄血滴,犹如寻觅到龙头,瞬间化毒为正。

    一时之间,扁雀周身泛着光芒,体内经络血脉转为玄黄。

    三个呼吸之后,一切趋于平常。

    嬴勾尸毒!金先生还有一个问题!嬴朕解决完扁雀体内的尸毒,扭头冷哼道。

    嬴朕面无喜色,不怒自威!

    嬴公子如此言而无信,可有辱秦皇公子的身份!金日磾道。

    嬴朕含怒未发:金大人的做派更不像一朝辅国,以如此作风,嬴某现在不想给你另外两个机会了,所有的东西留着到九幽冥府询问阎君吧!

    十一,动手!嬴朕说完,没有在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吩咐十一动手。

    慢着!金日磾见状,终于着急了,赶忙喝道。

    嬴朕没有理他:十一不用问,全力下手,不死不休!紧接着他对着虚空,喊道:暗中躲藏着的诸位,如果再不出手,那就不用现身了!

    既然嬴公子盛情邀请,老朽再不现身,也说不过去!一个褐色衣衫的老妪自虚空中踏步而出,火焰自其脚底涌出,霎时烧红整片天宇。

    旋,一个大鼎自火焰中盘旋升腾,一道人影站立其上,身穿短褐,须发无风自动。

    鬼谷山门下的鬼谷子,见到二人道:姒仁、妘深,你们两个老鬼,还没有死?虚空中出现的两名老者正是来自凤麟州妘族、帝州姒族的老祖。

    王诩老先生都尚建在,晚辈怎敢擅自死去呢?没有给先生送行,岂不不义!妘姒两族老祖呵呵笑道。他们虽然显老,却是王诩的晚辈。

    不知两位不义的晚辈到我鬼谷山门有何贵干?王诩问道。

    受寒据所托,向鬼谷先生保一人性命!妘深抱拳致礼,姒仁默认。

    鬼谷子双目稍微眯起,寒光自其中迸发:从我名下保人,也不颠颠自己有几斤几两!

    似仁不卑不亢道:从王前辈手下保人,自是不能,不过从现在的王老前辈手下保一人,还是有这个自信的。妘深接着道:天下再出神入化的医术,也只能修复经络**,真正能恢复修为的,还是少之又少,更何况是您老如此高深的修为,恐怕天下再没有一味神药可以让您瞬间恢复修为。

    不知先生以为?姒仁自得的笑道。

    有事弟子服其劳,二位真当吾师的弟子是摆设?商少君闻言,甚是愤怒。

    他催动着虚空墨燕,凭空消失,从姒仁后背探出,燕翎刺向其后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