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一百四十八章 星宿阁舌战又起,藏星楼姐妹夜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尉萌皱眉道:月关先生透着玄,我拿捏不准,但是淳于意和他相比,起码差着一百年的火候。百年前我曾在我师弟的医殿见过他,针灸汤散那是用的出神入化,和现在完全是天壤之别。就是那个你最崇拜的医道天才夏无且便是他的座下弟子,是他手把手教导出来的。

    这老头如此厉害?!鬼谷这些时日看来,他就是徒有虚名,不过是江湖上人人抬举他,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罢了。王婠一声惊呼,接着吐槽。

    说完,她也陷入思考:照姐姐这般说,那老头要么故意藏了一手,要么是有难言之隐!

    尉萌道:你不是有怀疑的了吗?

    王婠道:方才我故意试探了一下,那辅国金日磾必然有问题,师祖受伤,就连他老人家在外的得意弟子都不曾得到消息,他们怎会第一时间就赶来。我看不止师祖受伤,扁雀老头忽然不敢出手,也肯定是他们从中作梗!

    尉萌赞同道:你分析的也不无道理,当今天下,若说情报,除了嬴姓的厩苑,就数我鬼谷一脉,他大寒亭卫在这嬴州之上根本就寸步难行,就算如其他州那般全面掌控也不会如此之快!

    王婠道:肯定是他们无疑,想来他们以为将师祖打伤,我鬼谷就是没了利爪的废龙,可以随意揉捏。哼哼,那可要让你们失望了!嘴角邪笑。

    尉萌道:你想怎么办?莫不是?她忽然会意。

    王婠哼哼几声,又点了点头。

    姐妹二人,四目相对,个中意思,尽皆了然。

    王婠道:师弟们汇报,几个月前,大寒亭卫最近在嬴州之上嚣张的不得了,四处收拢嬴州地下势力,企图将亭卫牢牢钉进嬴州,彻底剪断我们和嬴姓的耳目,不过最近又传来消息,现在嬴州再无亭卫,之前其建立的根据地,也被连根拔起,姐姐你说会是谁出手了,莫不是三秦王?

    尉萌摇头:漫说三秦王没有这实力,就是有,那三人除了章邯,没有一个有此魄力,且他们各自离心,绝不会他们。

    除了他们,也不是我们,难道是嬴王婠忽然说道,双眼圆睁,急忙以玉手捂住自己的小嘴。

    一时之间,竟忘记布置有香火结界。

    鬼谷,三径斋。

    嬴朕睡在一座雕刻精良的大眠床上,已然进入梦乡,连日来的奔波,加上高强度的唇枪舌战,他早就有些疲倦。

    虽然有香火之力支撑,但是**的疲惫可以祛除,精神上的劳累,仍旧少不得这凡人般的修养。

    第十一弼马温在嬴朕入睡后,抱剑倚靠在房梁上,也合眼假寐。

    三径斋的东方,灯火通明。

    三径斋方圆千里,皆是鬼谷的待客之地,每一处都是独门独院,其中最好的便是嬴朕所住的三径斋和其东方那套独院。

    东方独院,名曰斋。

    自落成以来,里面居住过的,都是鬼谷子的知交好友,他们时常在曰斋秉烛夜谈、共枕而眠。

    一般没有鬼谷子的首肯,那里是不会向客人开放的。

    白天嬴朕和金日磾敲定赌约后,已是日薄西山,简单的交谈一番后,就在他们的示意下,王婠将嬴朕安排在药庐,将金日磾等人安排在了三径斋。

    众人正想分头前往居住之地,金日磾忽然出言表示要和嬴朕住在一处院落。金辅国居然要和一个普通的医者住在一个院落,不仅嬴朕愣住了,连李白莲等药谷诸人都呆在当场。

    嬴朕内心闪过一丝疑虑:难道我哪里出了差错,让他看出了端倪?心中飞速盘算,电光火石间将自己的心神稳定下来。

    孙伯灵也察觉到一些异样,暗中观察思索。

    王婠急忙道歉:是我考虑不周,以为月关先生和扁雀神医是故交,到忘记了二位现在有赌约在身,是本掌门安排不当。

    尉萌眉头一皱,想要暗中制止她,却也为时已晚。

    从大局出发,她确实不赞成王婠如此说,但是凭私心论,她很赞赏王婠的一番话。

    金日磾闻言,方要开口,这边李白莲见大事不妙,率先说道:二位既然相谈甚欢,大有引为忘年交的由头,那两位不妨都暂时落脚三径斋,鄙派虽然不是什么大门大派,但有个好处,就是待客的地方还算宽敞!

    嬴朕淡然道:小子云隐山野习惯了,院落里有陌生人会睡不安生,既然金辅国不放心我住在药庐,不妨就在比邻的地方给我安排一间小院即可。

    说话间,他直面金日磾,道:老先生高风亮节,必然不会因为赌约,而故意叨扰在下的睡眠。

    无知小儿,如此行径,岂是老夫所为!金日磾长袖一挥,将身子背了过去。

    孙伯灵见状道:三径斋比邻有曰斋,正合二位,大师兄您就陪着金辅国到曰斋去,至于月关医者就让区区在下陪着,今晚就在三径斋入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