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君王:第一百二十五章 白家子孙,愿为嬴秦世代牧守四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问,则是强兵之道。

    那人的观点则让白珙桐眼前一亮,也是白珙桐自愧不如的地方,直接将回答奉为圭臬,其人视作偶像。

    那人绢帛上写到,根据士兵的体质、天赋等因素,可分出不同的兵种,制定对应的训练科目,让士兵掌握各种杀敌本领,以提高军队的战斗能力。

    相较于第一个问的近千字,第二个问就更恐怖了,约莫有三千多字,若是加上第三问的一千多字,绢帛上洋洋洒洒大约有五千多字。

    五千言精练文言,顶的上一部道家圣经。

    父帅,这,这简直就是一部集兵法大成的军事圣经!白珙桐有些激动。

    镇定,为帅者当临危不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白起训斥。

    白珙桐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不是,这第二问的答案,涉及了秦锐士、赵边骑、魏武卒、齐技击四大雄兵的训练之法,太过宝贵,纵观其言论,此人必然精通《吴子》《孙子》《司马法》《六韬三略》《尉缭子》甚至有我白氏兵法的影子,更是有许多闻所未闻的兵法思想,简直惊世骇俗。

    尤其是第三问,兵者,可轻动乎?

    他道:兵者,国之重器,不可轻动,动则须雷霆万钧,犁庭扫穴。更是言明,兵者上谋,攻心为上,兵者为守,为国为民,将帅应具善心。等等言论观点,字字句句皆说到白珙桐的心尖上。

    他虽提到主帅应具善心,但也说不能愚善,需要有与之相匹配的铁血手腕。

    就像武安君同赵括的长平之战,那个时候就需要铁血手腕,那时但凡白起有一丝善心,秦军必然溃败,那么多赵国降兵,无论是粮草还是监管都是问题,坑杀是最好的选择。

    父亲,这是您最新的著作吗?这个时代各家的兵法,那是绝对不可能共享的,像《吴子》《尉缭子》《孙子》等兵法,白珙桐就只听说过,了解其兵法的特点,具体的内容却没有研读过,就是秦皇扫**,混一了宇内,白、王、蒙、尉四大佐族也只珍藏了《六韬三略》《司马法》的残卷。

    当今之世,能够集各大兵家的长处于一身,除了自己的父亲,白珙桐想不到另一个人。

    不是为父的著作。白起道。

    不是父亲,难道是武成候,或是太尉,不对,也不是他们,难道是云梦山的那位?武成候王翦、太尉尉缭子,他们的兵法都自成一脉,可以很好分辨,白珙桐很快排除,除了父亲,世间能写出此等兵法著作的也就只有号称‘鬼谷三卷隐匡天下,兵家七国才出一门’的王诩老祖。

    也不是。白起道:这是军法三问。

    军法三问。白珙桐闻言,惊讶的有些期期艾艾:这,这是,这是姐夫写的?

    他目瞪口呆难以相信,望着白起,希望父亲能继续否认。

    正是少帝所书,以后你要好好向他学习,尽心辅助。记住:我白家子孙,愿为嬴秦世代牧守四方!白起郑重的嘱托儿子,说完消散在中军大帐。

    白珙桐不可思议的捧着军法三问。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低声道:白家子孙,愿为嬴秦世代牧守四方。

    咸池武安军驻地,中军大帐。

    白珙桐恭敬的拜匐在主帅桌前,主帅位上坐着一人,其人周身朦胧,看不清面庞,不过那身形和衣饰,极像白氏战旗下,背对众人的白起。

    白珙桐跪伏在桌前,泪水已然蔓延面庞。主帅位上,正是杀神白起。

    他自幼极少见到父亲,但是只要父帅一有空就会宠溺的教他兵法武艺,带他玩所有爱玩的,等到能够习武进军营,陪在父亲身边时,那时却遇到了惊天巨变。

    他自小的成长和嬴朕极为相似,嬴朕跟着长兄扶苏长大,而他则是陪着长姐白妶一点点学会精湛的武艺,领悟白氏兵法。

    苦了吾儿。白起呢喃一声,依旧秉着脸:起来,我白氏男儿流血不流泪。

    是!父帅!白珙桐一边笑着,一边抹掉脸上泪水。

    白起打量着多年未见的幼子,很是满意:武艺和兵法可有时常温习?可有听姐姐的话?尽管他依旧不苟言笑,一开口却依旧像一个普通父亲。

    无论他在外头的名声是‘杀神’,还是兵法莫测的武安君,但此刻端坐在中军大帐,他在不知觉中做回了那个很久都没有尽责的身份,一个儿子的父亲!

    孩儿一直都听姐姐的话,父亲离开后,更没有顶撞过姐姐,孩儿长高了!白珙桐有些絮叨,虽然眼前只是父亲的虚幻身影,但是也开心的不可名状:武艺和兵法已刻进骨髓里,珙桐一日都不敢懈怠。

    善,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如此,勤能修身,堕常败性,来坐到为父身边。白起手一挥,他的身边出现一把椅子,白珙桐开心的坐了过去。

    白珙桐端坐白起身边,敬佩的盯着他,目不转睛。

    近来对为父留下白氏兵法可有悟透?白起虚幻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