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线留言之嘉年华:第五章:你只能是配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的叶嘉,有些不知所措,不是说要去说兔子的事情吗?怎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我想和你说说夏婷。

    其实,我和夏婷是高中同学,我们之所以来到同一个大学,是夏婷自己放弃去更好的学校。高中时,她的成绩就比我好一些,为了能和我来同一所大学,高考时她的数理化最后一道题都没有写,因为她知道我也不会写。

    所以她高中的时候喜欢你?

    算是喜欢吧,她学习成绩好,所以她喜欢我,连老师也没有说什么。那你喜欢她吗?

    叶嘉,不要对我进行灵魂拷问。丁路嘉望着叶嘉笑了起来,很甜。

    夏婷,一直是播音站的站长,有着较好的外貌,又有着人尽皆知的演讲口才,不顾班主任的反对进入了播音站。因为有播音和演讲的特长,被大家推选为文艺委员。

    那她很优秀啊。

    算是很优秀吧。但是大家后来也渐渐的不喜欢她了。

    你怎么老是喜欢问为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她真的很优秀吧。有一次语文老师让我们每个人去讲解一首诗歌,每个人同学都开始按部就班的介绍诗人、介绍诗歌背景等等,唯独到了她的时候,却将自己写的诗歌写到了黑板上。

    背着一个小包上台,开始演讲,在演讲的过程中将自己的以往的奖状从包里拿出来,没到激动之处,奖状就从包里飞出来一张。

    后来,明显的感觉到大家疏远了她,她竟然有些失落。开始给我写信,倾诉很多事情。

    叶嘉,你正经一点。

    其实那些信大部分我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唯独记得一张,她说她爸爸去世了,希望我可以陪陪她。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才对她有一点同情吧。大约是觉得她越是开朗,越是优秀,我就越是对她多一点同情,但其实,我真的不喜欢她的,我一直觉得她只是需要一个哥哥。四、

    那年高三,冬天下了很大的雪。

    考完上学期最后一场考试,你带我去看雪。踩过那些没有人踩过的白皑皑的积雪,我回过头对着你笑,你说,我们来堆雪人吧。好。当我们牵起雪人的手时,你说雪人可以陪着你一起长大的。我说,雪人会化的,明天它就消失了,怎么长大,你摸摸我的头,说你会陪我长大的。

    这是夏婷的微博里写的。那个人,是你丁路嘉吧?

    你为什么陪她堆雪人呢?

    因为我看到一篇文章里面说,雪人可以陪着傻孩子一起长大。

    她哪里傻?

    丁路嘉沉默了没说话。那一篇微博的最后一句话是:

    你沉默了,拿起相机,顿了顿了说,那就让它永远停在我的记忆里吧。夏婷握着雪人的手傻傻的笑了笑。

    微博底下贴着的就是这张照片。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叶嘉看着那张照片问。

    喜欢爱笑的女孩,就像你一样的女孩。不要为了我改变的女孩子。夏婷就是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也许你搞错了,夏婷有可能一直就是那个样子的,她那爱笑的脸只是留给你一个人的,而留给其他人的却一直是自私的嘴脸。而且留给的笑脸后面,你永远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对你笑。

    她以前说过喜欢你吗?

    没有!她以前喜欢的是另外一所高中的一个很优秀的男生,还经常让我陪她去看他打篮球。

    你看:那个操场,回想起来,真是可笑,喜欢自己的人明明就坐在自己身边,当时却要他陪着自己低三下四的去找那个自己毫不犹豫宣称喜欢的人。坐在操场的角落,看着篮球场上奔跑的那个少年,感觉自己心脏就要蹦出来了,紧紧地拽着他的胳膊,大喊大叫,好帅好帅。坐在旁边的他,总是一副我也可以的样子冲着我笑了笑。

    这是夏婷的微博,她去看那个男孩打篮球,是借口吧,她喜欢的人是你哎。

    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你,数着在石板路上走过的步数脑海就浮现你拿着手机趴在石板上仰角拍天空的样子,可爱极了。

    干嘛要这样拍啊?站着拍不好吗?

    你不懂得啦,这样拍出来的效果比站着拍的好很多,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拍拍膝盖处的灰尘,不屑一顾的口气,再拍拍我的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