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星域传:第四十二章 可敢一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過這時從瑞德口中傳出一段令所有人都愕然的句子,大陸十二最高貴族的成員,您!敢賭上家族血脈和自身的自由,和我來一場真實死亡的對戰?汝等在此見證,我『瑞德-v-天月』賭上家族的血脈和榮耀,在此向你提出聖戰!。

    在暴怒中的瑞德什麼事都想不了,現在滿腦子都是如何殺了前面女孩,不過她身邊的人太多,他連怎麼近身都不知道。

    當然他可以激發自身原本血脈,把現場的所有人全都送回重生點,但是這有可能暴露他身份,金牛星族中只有他這一脈血脈特性是奇跡激流。

    奇跡激流是一種非常特別的血脈特性,它是大陸上僅存六種傳說血脈的其中之一,傳說血脈的珍貴之處就是同時擁有四種特性,一般血脈都是只有一種特性,中等級的只有兩種,到達大陸十二貴族的血脈都是只有三種特性。

    比大陸十二貴族擁有的血脈更加強大,可以想到當初瑞德把自己的一脈全都炸毀是令金牛星族的實力下降了多少,而確認了還有這一脈的生存者,就可以提取血脈重生復活這一種血脈,所以就算他死了血液也是很有價值的。

    他一直這麼辛苦躲避自己一族的追捕就是為了防止這一種血脈再次回到他們的手中。

    如果現在激發血脈很有可能會被發現,對方也是大陸十二貴族之一,就算那一個女孩不認識,她身旁的族老一定認識,因為太好認了,一言不合就炸你,還難認嗎?    道歉!你不道歉別想走出這個門口!瑞德心思轉過千回後,手中提著長槍直指雨星。

    做夢!本小姐為什麼要和你道歉啊~我又沒有做錯,你好大膽啊,居然敢拿槍指著我,本小姐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敢這樣,來人把他給殺了。

雨星看著長槍直指他的瑞德,火氣也上來了,在現實和遊戲裡都沒有人敢這樣和她說話。

    不是我是她們,為什麼要說沒家教,為什麼!瑞德側身回頭指著雙胞胎她們,每一滴眼淚瑞德都覺得很沉重,說到最後都已經咆哮出來了。

    我不,我又沒有得罪她們,而且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做錯!本小姐所說的每一件事都是對的,我從來沒有錯過!    雨星非常不服,說她們沒家教有什麼問題,父母從小就應該教育自己的孩子,沒有有教好還是本小姐的錯?所以好就覺得瑞德只是在作理由吸引她們這群人的注意力,這樣離譜的理由都可以說出來,一定是看到我們族群美女起色心,對!沒錯一定是這樣。

    不過很可惜,這只是她心中幻想而已,瑞德是真的怒了,而不是為了吸引美女的注意力。

    雨星還在沉醉於自己幻想,但是還幻想到一半的時間,身旁的一個族老已經閃身到她面前,單手持劍稍微一側劍身一來就是一個下劈,長槍擦著劍身帶起一點點火花,貼這位族老的身邊飛身而過。

    原來就在剛才,瑞德聽到那一句她沒有錯後就失控了,一把抽起長槍踏步就投射而出,向著雨星飛去,不過說到地都是貴族,身旁總會有人保護著,一個族老隨便就擋下了瑞德這一記長槍的投射。

    大膽!我們是大陸十二最高貴族之一,你一個區區平民居然敢對我們的公主出手,小子報上家族的名號來,我們雙魚濰一族一定追究到底!    我大膽?不要忘了這裡是傳說裡面,一切是以能力說話,你所說世家族中勢力都沒有用,就算你在遊戲中有一座城一個國家,只要有足夠的力量而可以推翻的。

瑞德指著自己搖頭大笑,這些可笑的貴族還以為現在的狀況是現實,自從傳說研發出後世界的格局已經改變了。

    胡亂言語,你居然敢謀害本族的公主就是一個死罪。

還好這一位族老保護著雨星,她到現在還呆萌那裡,唉~還是見世面太少,就連現在還沒反應過來。

    瑞德雙手持刀在剛才已經衝鋒到來了,相距百步的距離瑞德不用十秒就到達,但是還是給雨星有反應的機會。

    剛才還在幻想中的少女在面對危險的那一刻,及時的躲過了瑞德衝鋒而來的反手抽斬,這時身旁的族老因為瑞德偷襲的位置在雨星的身側,剛好錯身擋住他的前路,沒有第一時間格擋那一刀。

    不過他的反應也極其快速,雨星剛躲開了瑞德一刀,他就根據雨星的躲避身位一劍刺向瑞德,一記不得手後瑞德從容的反身兩個後跳,拉開距離的同時也躲過了那位族老的那一劍刺劍。

    騎士保護好公主,其他人跟著殺了他!族老劍指瑞德,憤怒的咆哮著身邊的騎士,怒斥他們沒有保護好公主,縱使瑞德偷襲的速度和位置連他都反應不了,但是那一口氣他也是要出的。

    反正我都要被禁外半年的時間,這時再背上一個罪名也沒甚麼,再說你一天沒有給她們道歉,我只有再見到你一次我就再殺你一次。

    瑞德張開雙手,長刀如同開屏一樣攤開,守著前方的眾人,不給他們有任何的機會傷害沐月和沁月。

    對不起哥哥,是我們太沒有用,我們成了你的負累,我們不應該這麼軟弱的,但是但是沐月和沁月雙手不停的在擦眼淚,心中對瑞德內疚不斷的增加,看得他都很心痛。

    這時雨星也反應過來了,也看到了沐月和沁月這對雙胞胎的哭相,立刻就想到是自己不為意的傷害她們的心,但是從小就傲視別人的她,拉不下面子去承認自己的過錯。

    雖然很想過去對她們道歉,可能因為看她們的樣子和自己差不多,同情心也出來,有點不想追究瑞德她們的無禮,但是心中傲氣不允許她自己站出來承認,心中非常掙扎,雙手不斷的拉扯自己衣裙,但是由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原來的位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