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下:第八十八章 火车碎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向家属询问情况时,很多家属会因为太过主观或者情绪激动而不能给出客观的信息,尤其像陶欣然对陶欣朵这么疼爱,字字句句都是维护,想要知道陶欣朵的人际关系就很难。

    另一边,程嘉轩借着说带郝冬拿现场遗物的借口将他带到了外面,两人在走廊上慢慢走着,他边走边看着郝冬,问道

    欣朵平时是个怎么样的人郝冬想了想

    实我和她交集不多,我和欣然结婚后,欣然身体不好,所以结婚后一直在家里。小朵开了个美容院,生意不错,我平时自己公司的事情也多,就没怎么来往。她和欣然虽然长得像,但是性格不一样,小朵性格很开朗,很外向,平时打扮的也很精致。

    你所知,她有没有男朋友

    有的,小朵她一直想先好好做事业,有很多人追求她,但是她都拒绝了。就我所知,她是单身。程嘉轩又问了一些问题,郝冬都特别配合的回答,而陶欣然果然如韩煜想的那般,在她心里,她妹妹是善良、漂亮、努力的人,大家爱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伤害她。

    所以一番询问下来,得到的结果都是陶欣朵的一些优点。等陶欣然和郝冬离开后,白一帆和李畅也刚好从蔡博那边回来,这次白一帆的脸色倒没有上次那么惨白。

    进展吗白一帆关心的问道。叶萧萧喝了口水,眼睛眯着

    这两口子的心里,陶欣朵就是仙女,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没有一丁点缺点。

    欣然说的可能是真的,但郝冬,就不一定了。韩煜坐下,看着白板上陶欣朵的照片说道。

    他说这话的意思大家都懂,陶欣然作为亲姐姐,那么说很正常。但郝冬是陶欣朵的姐夫,他的那些回答看似很诚恳,实则像是在强调自己和她不熟。

    既然他是陶欣朵的姐夫,两个人也算亲戚,怎么可能会对陶欣朵什么都不了解。

    李畅拉了把椅子,将一些照片放在桌上

    哥那边已经拼好了尸体,死者是被人捅死的,死者腹部有18处伤口。韩煜看着那照片,伤口的位置清晰可见,叶萧萧在旁边不解

    这么大的仇恨,得捅这么多刀。

    外,白一帆拿出其中一张

    临华的天气很奇怪,前几天还热的不行,这两天却突然降了温,像是瞬间回到了冬天一样。

    白一帆是队里唯一一个感冒的人,办公室里一直能听到她缩着脖子咳嗽的声音,李畅给她拿了药,放到她面前

    紧把药喝了。白一帆愣愣的,觉得李畅这人真好,对待同事这么关心,笑着感谢道

    谢你啊。叶萧萧在旁边朝李畅投去同情的目光,程嘉轩认真的看着报纸,韩煜则是笑而不语,就白一帆这反射弧,估计李畅要是不明说,她就很可能一直都不明白李畅的心思。

    李畅心中叹气,看到白一帆这么清澈的眼神,他也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伤心了。

    正想着自己的事情,陆国富便从外面进来了,他神情严肃,一看就是有事。

    见他进来,大家都站起来,陆国富摆摆手,直接说事

    车道出了事,你们赶紧过去,蔡博和莫翰文我让他们先过去了。看到陆国富这么严肃的表情,大家也知道这事肯定是很大的,否则他不会这样的凝重。

    果然,白一帆盯着电脑转向陆国富问道

    尸吗陆国富眼神一凝,看着那电脑屏幕,关于案子的新闻已经出来了,他不由得怒道

    些媒体,没有脑子吗行了,你们赶紧走,这事我来处理。韩煜他们几个立刻收拾东西就往外走,其实他们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案件,如果只是普通的碎尸案,陆国富也不会有这么大反应。

    关键是,这次他们还没到现场呢,媒体就已经报道了,要知道舆论是很可怕的,有些媒体为了博得注意,会添油加醋的发文,反而会给他们破案带来更多的麻烦。

    案发地点在火车道上,这里附近住着些居民,现场已经有一些群众围观了,还有不少记者。

    现场拉起了警戒线,远远的能看到蔡博和莫翰文带着人正在工作,韩煜走到警戒线面前,问旁边的一个警察这里的火车道挺偏僻的,这些记者怎么会来那警察见是韩煜,连忙回答

    是有人专门给他们打了电话。韩煜转身,看见远处的记者还在拍着,便对自己队里的几人说道

    萧和李畅去把那些记者给处理好,不能播的别播,不能发的别发。小白去找报案人了解情况,老程和我在现场。这条火车道的位置不算热闹,两边有很多树木,非常茂盛,火车道的两边都是下坡,如果站在外边,是看不到这火车道里面的情况。

    在火车轨道上,能够看到干涸的血迹,中间的地方也有一些衣服的碎片。

    在尸体的周围,能够看到一些蛆虫,蔡博这会已经将尸体都装好了,而且还小心翼翼的将那些蛆虫也装好,像是在装什么宝物一样,见韩煜过来,摇头说道

    次尸体的情况有些惨烈,我得先回去拼好,另外,死者的头部像是被打击过,已经看不出来原先长什么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