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婚约:离婚请签字:第135章 担心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啊!尹寒筱诚实地摇了摇头,他转而补充道:皓宇他已经往无尽处赶了。

    舒夏闻声便叹了口气,她轻声说道:感觉现在的慕子轩看起来十分抑郁,这次感觉又因为我们受了刺激,我真的挺担心他会想不开的。

    我知道,我也害怕他想不开。所以我跟皓宇来时,让白皓皓留在无尽处陪着子轩了,皓宇也在你被送进病房后不久就赶回去了。你不用太担心,这会儿他应该快到了,等一下我就出去打个电话。尹寒筱一边和舒夏说着实情,一边安抚着她。毕竟舒夏现在不仅是个病人还是个孕妇,情绪还是不能太负面才好。

    嗯!那你去吧!舒夏轻声回应着。

    尹寒筱伸手将舒夏的手放进被自己,然后伸手摸了摸舒夏的额头,对着她嘱咐道:我马上就出去打电话,所以你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好不好?你现在看起来真的是太虚弱了,得多睡儿一会儿。

    好!你快去吧!舒夏说着便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安静地等待着尹寒筱离开。

    尹寒筱大概安静地站在窗前望着舒夏闭上眼,望了半分钟,才安心地出了病房,掏出了手机,给白皓宇打了电话。出乎他意料的是,白皓宇的电话居然打不通,语音提示说是占线了。也是忽然一下子,尹寒筱刚刚安定地心,又慌了!

    虽不是每次出事之前都能预感到,但有些原本就担心会发生的事情,是完全可以预感到的。

    生来便在这人世间兜兜转转,在风里雨里摸爬滚打,本以为可以坚强得刀枪不入,不曾想仅在一瞬间,支撑自己已久的精神便崩塌了。

    慕子轩也从未想过自己的精神会在某一天某个瞬间彻底的崩塌,而随时而来的便是令他生不如死的痛苦。这种痛苦像是千万条虫子,几乎在每时每刻都在侵蚀着他的身体,让他生不如死。

    抑郁障碍,已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道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行为这便是人们熟知的抑郁症。

    可能在首都高级住宅区内跳楼前的慕子轩,那时便有了轻微的抑郁。现在的慕子轩,醒来后的他,能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抑郁。其实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大约都知道他患上了抑郁症。

    就算没有从慕子涵的口中得知,他身边的人看他的状态也大概知道他的抑郁。现在的他着实让人担心,让他身边不论亲近还是不亲近、不论熟悉还是不熟悉的人都担心。

    白皓宇也正是知道慕子轩可能会抑郁得想不开,情急之下才让白皓皓留在无尽处里看着慕子轩。他也不曾想过,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偏偏都往着坏的方向发展。

    就拿慕子轩来说,他本来心情就整日里低落,原本就需要一个快乐轻松的环境,本以为无尽处可以给他带来这样一个环境,可偏偏在这个时候舒夏出事了。白皓宇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舒夏出事慕子轩肯定会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一揽,慕子轩的心情肯定又会更加的低落,心情一低落,一时间他就可能会想不开,一想不开,那麻烦就大了。

    大约两个小时后,舒夏已经安然无恙地躺进了病房,尹寒筱也在这两个小时内基本上冷静下来了。现在舒夏看起来没有什么事了,白皓宇最担心的便是不知还在不在无尽处的慕子轩了。

    尹寒筱现在满眼满心里都是舒夏,那还有心思顾忌慕子轩。但白皓宇不一样,他怎样都是能想着慕子轩的安危的。舒夏有尹寒筱照顾,他很放心。但白皓皓照看慕子轩,他就太不放心了。

    所以在舒夏移到病房后大约过了十五分钟,他便在舒夏还未醒来时跟尹寒筱道了别,匆匆离开了医院,打了的士往无尽处赶。

    医生说舒夏是因为摔倒了才动了胎气,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了,但还狠狠地教训了一下尹寒筱,说他作为一个丈夫不称职,没有将怀孕的舒夏照顾好尹寒筱原本就很愧疚,在被医生狠狠训斥了之后便更加愧疚了。

    白皓宇走后,在单人间的病房内,尹寒筱将舒夏未打点滴的手放进自己的掌心,心疼地望着紧闭着双眼的舒夏,写满心疼的漆黑色的双眸中也同时充斥着愧疚。他和慕子轩这一点倒是很想,将舒夏此次发生意外的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

    但不同的是,以慕子轩现在的情况实在不适宜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主动揽责任在平时看来倒是好事情,但现在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这责任若是堂而皇之地被主动落到慕子轩身上,可能真的会将慕子轩彻底压垮。

    尹寒筱揽责任倒是没人会有什么意见,舒夏摔跤可以说是她自己不小心,也可以说是尹寒筱照顾不周,毕竟人家是夫妻两,怎么说都是对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舒夏便醒来了,她缓缓睁开眼睛,可能现在的她还是比较虚弱,所以面色依旧苍白,双唇也少了些许血色。她一睁眼便看到身旁的尹寒筱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在这个男人漆黑的眸子里,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难受,他是因为担心她而难受。

    舒夏望着眼眶不知何时就已经湿润的尹寒筱,也是满眼心疼,想着她便有些艰难的勾起了唇角,想要给予尹寒筱一个安心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难受的原因,尹寒筱有些后知后觉,在舒夏睁开眼睛并冲着他似笑非笑后,他才彻底地反应过来。在意识到舒夏醒来之后,他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该露出惊喜的笑容还是该露出担心的哭脸,一时间他的表情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

    但他想说的话却表情变化的同时,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他说话的声音带着急迫感和紧张感,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舒夏的一只手,问她道:夏儿,你醒了啊!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肚子还疼不疼了?

    可能是因为太过着急,他说话的语速有些快。这样一个为舒夏紧张的男人,在舒夏眼里竟是可爱的。舒夏望着眼前的男人,莫名觉得很可爱,她望着尹寒筱此刻在自己面前的模样,唇角的笑意不自觉地加深,然后躺在病床上地她仰望着让自己觉得好笑的男人,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舒夏笑出了声,尹寒筱便彻底地蒙了,他微皱着的眉头彻底地拧了起来,他满脸狐疑地望着舒夏笑着,愣是望了半天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十几秒之后,他才疑惑地问道:老婆,你刚刚,笑什么?

    笑你啊!舒夏坦然地回答,看来现在的她真的没有什么事了,笑起来竟然这么轻松,那副小表情里连一点痛苦的痕迹的寻不着。

    尹寒筱听了舒夏的回答便更加疑惑了,他转而凑近舒夏,又疑惑地问道:我,有什么好笑的?

    就是好笑啊!舒夏立刻回答道,她转而又补充道:我说好笑就是好笑!

    尹寒筱闻声后仿佛在一瞬间想通了一样,脸上不再有狐疑的表情了。但他转而又用十分愧疚的表情看着舒夏,双手依旧紧紧地握着舒夏的手,放低声音充满歉意地对舒夏说道:老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你的错?你有什么错啊?舒夏这个时候还是很了解尹寒筱的,她就知道他要把她这一次的意外往自己身上揽。虽然说作为一个男人,自己的老婆出事了,主动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好事情。

    但舒夏觉得这次事故是真的不能怪尹寒筱,都是她走得太着急才自己摔倒的。无论如何舒夏都觉得这次真的不怪尹寒筱,虽然看到尹寒筱想自己道歉她感到十分的欣慰,但她又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不至于是非不分。况且看到自己爱的男人因为自己而自责,她怎么忍心呢?她是会心疼的。

    我哪里都错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也不该跟你吵架,还有我应该主动跟子轩解释清楚的,而不是等着让你出头解释。总之千不该万不该都是我不该,老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我一定会将你保护得好好的。尹寒筱充满歉意地望着舒夏,说着这番充满歉意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