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入墨:第五十九章、卖我几斤良心(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和他们有所不同,神国只来了三个人,可当看到这三个人的时候,早早便到达的三位将军却露出了苦笑,来的正是李乐、北门和抱着斧头一路跟着北门的简春熙,三人皆是一品,战力在一品之中亦是佼佼者,的确不用带什么兵马。

    李乐丝毫不演示对墨葭的敌意,泣血枪往地上一插便冷冷的看向墨葭,墨葭的护卫急忙拦在墨葭身前却换来李乐一声冷笑。

    墨葭不禁有些尴尬,李乐和北门皆是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的绝世高手,若真有杀心,饶是这些亲卫再紧张也是没用,自己亲卫这般做法,气势上自己便矮了一筹。

    当下便苦笑一声抱拳三位果然艺高人胆大,墨葭佩服,如今墨羽尚未回复我等何时前来,三位觅地修养片刻,我等再行商议不迟。

    李乐甩了甩头,复把长枪抗在肩上。

    我三人若是带齐亲卫,只怕墨家主的亲卫,就要跳起来了吧眼神一扫,不给墨葭说话的机会便转身而去。

他本就是个真正的少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因春雨而喜,不因秋蝉而悲,要他和和气气的冲墨葭拱手施礼,笑眯眯的说一些客套的话,他做不到。

    墨葭初时有些错愕,在长安城内坐了些日子,和那些个家主们打多了交道,她竟是忘了李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好在如今李乐虽还是曾经的李乐,她却再也不是从前的墨葭了,几句场面话便转了话题,继续和林涵聊起大夏和大商的风物,和白玉皓聊起女子为官的不易来。

    至于她此时心中如何,有没有想起曾经互相嘲讽打趣需要墨羽拉架的李乐墨葭,就不得而知了。

    会谈的地方,被设立在长安城外不远的山庄之中,那里原本是江湖中一个名声响亮的门派,可当墨葭决定了要用那里作为会谈的地方,这个门派从上到下就开始了搬迁。

    江湖门派,除了那一僧一道,大多数之所以能有悠久的历史,不是因为他们够强,而是因为一代代的掌门,够精明。

    山庄依山傍水,风光秀丽,在一应事物准备好后,墨葭便率领一队墨家玄衣在外等候,留待白玉皓带来的士卒在内中查探。

    墨葭着一身黑色的铠甲,看着披着白袍的羽林军在自己面前忙碌,脸上的表情已有近半个时辰不见变化。

    不远处的白玉皓却恰恰相反,她穿着一身极为合体的女装,看起来就连每一处的花纹都经过精心的修饰,而在她的指挥下,山庄的布局也一点点变动着,这里多几处花草,那里的亭台换一番颜色,羽林军的士兵被折腾的够呛,她却是乐此不疲的样子。

    墨葭有些恼了,因为地点在大夏境内由她选定,场地之中的布置等等她理应避嫌,免得别人怀疑她会玩什么幕后暗伏刀斧手的戏码,可这白玉皓哪里是检查的样子,一草一木的布局此时她哪里认不出来    青铜色泽布满整个庭院,几株老树的变动使得风从书房的窗台经过,恰好能吹起书桌上的锦帛。

推平了几座厢房之后,若把窗户打开目光再放的远些,便能将山脚的风光一同收入眼底,就像能看见整个天下似的。

    这些都是墨葭未曾注意过的,因为这一切对她而言太过熟悉,她不用想也知道,当那个少年走入山庄,会是何等的快活,甚至她连少年脸上的笑也能想的出来。

    于是她只能强行挤出笑容看向迎面走来的白玉皓不曾想,将军对我墨家的建筑风格如此熟悉。

    白玉皓用手拢了拢发丝那就好,我还担心自己学的不像呢。

不过可不敢担这将军之名,我如今不过跟在阿羽身边,可大周官衔授予要等足足一年才行,我此时不过是一介白身,将军却是大夏钦封的大将军,叫我玉皓便是。

    墨葭笑笑,见白玉皓一点和自己谈论墨羽的意思都没有,便也不再自讨没趣,转而讨论起女孩子的发质和行军时节对皮肤的养护。

女孩之间向来是不缺少这等话题的,其中自然少不了对彼此商业的试探,墨葭为大周的繁华暗自吃惊,白玉皓却也从墨葭的话语之中隐约感觉到,墨家如今对于各种各样日常事物的生产,似是已有了一套完整的分工,回忆起墨羽以前和自己提过的打破每家每户自给自足转为社会分工制的闲话,暗暗心惊。

    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林涵也到了,其实说到距离山庄的远近,林涵要比白玉皓近的多,只是如今大商已在墨羽铁骑之下,无论是白玉皓还是墨葭,这两个女人都有将自己这仅存的人马连皮吞下的能力,除非确认两家都已到了,林涵是万万不敢进场的。

    饶是如此,林涵在来到山庄的时候也早早命令林家军做好战斗的准备,在时间之上得到掐算他仍是出了问题,给了墨葭和白玉皓独处的时间,若是白玉皓和墨葭在这点时间内达成了什么协议,那自己就只能哀叹一声时运不济了。

    白玉皓和墨葭自然没有对林涵动手的想法,她们的视角不在这一层面。

对于白玉皓,她此番前来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墨羽取得大商正统的承认,消化之前一战的战果,非但不能杀林涵,反而要想方设法的保护林涵,若是林涵死了,那短时间之内他们讲再无压服大商的可能,反而会激起大商子民和军队的愤怒,被大商绊住所有的手脚,两败俱伤都是最好的估计。

    至于墨葭于她而言,林涵就更为关键了,此时的谈判桌上,可能会来的神国正与她交战,而墨羽她也拿不准,但白玉皓对她却是一定是抱着绝对的敌意,林涵是她唯一的天然盟友,怎么可能加害。

    这些林涵也是知道的,但他底牌太少,不能抱有一丝侥幸。

    如此,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住进了山庄,林家军、羽林军和墨家的玄衣,这两新一老三支王牌军队泾渭分明的选择扎营的地方,斥候在这个晚上四处出没,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就连防线也布置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