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界轮回:第262章 少年惊世 两剑定乾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金十四被同行的黑衣人扶了起来,四周环视一圈,果断决定道:快走!说罢,也不等左右反应,便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了半空之中。黑暗魔教的众人见状,也不犹豫,马上跟了上去,一时之间,周府之前,只剩下三大家族的弟子和大夏皇朝的军士,以及守陵人。

    周凯面色惨白,双眼无神,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的下场已经不用去想,同样的还有苍冉和天蛇,两人呼吸沉重,默默看着眼前的军士,却生不出丝毫反抗之心。

    李龙坤上前一步道:三位族长,移步吧。便有军士上前,毫不留情将三人押了下去。

    与此同时,大夏皇宫前,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在徘徊,小家伙七八岁的样子,扎着两冲天辫,一身白色的衣袍,由于长时间没有洗,已经变成了灰色。

    大战结束后,杨弃仇和星烛等人回到了皇宫,不知为何,杨弃仇心里始终有些不放心,至于原因,一时他也说不上来,想来想去,直到进入皇宫的一瞬间,他才突然意识到,问题出在了哪里。从始至终,大夏皇朝的主事人,大长公主殿下夏锦焉,没有露过一面。

    杨弃仇众人被安排到之前住过的小院内,小院景色依旧,杨弃仇却再也感受不到当初的那种喜悦。火儿此时正在大和殿上,小小的身躯端坐皇座之上,听着台阶下的臣工禀报着一件接一件的大事,不时认真点点头,一幅严肃的模样。

    杨弃仇坐在小院的凉亭中,有些懒洋洋得斜靠在柱子上,跳投望着天上得云彩。星烛和楚慕白在一旁得长廊上低声说话,南卜坐在花园旁得小椅子上发呆。正在此时,脚步声响起,杨弃仇侧首,见是夏锦然不知何时走了进来,赶忙起身。

    夏锦然微微一笑,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起来,便自顾自走到杨弃仇一边坐了下来。凉亭中得石桌上不知不觉多了一壶香茗和两个茶杯,杨弃仇抬头看见夏锦然嫣然一笑,给他斟满一杯,递了过来。

    杨弃仇笑了笑,想到上次两人这般喝茶,还是自己进入龙墓前的一个晚上,想想今日来的变故,叹了口气,举杯一口饮尽。一股浓郁的香气在口中回荡,在舌尖打转,杨弃仇不由大叫一声好茶,却又觉得哪里不对。

    身体突然一怔,杨弃仇一下子想起来了,这股香味,和他在龙墓之中最后关头丹田中的那颗珠子所散发的香气竟是如出一辙。

    杨弃仇突然明白过来,一抬头,却发现夏锦然正看着自己微笑,杨弃仇起身一辑,道:前辈大恩,晚辈无以为报。

    夏锦然摇了摇头,指着椅子让他坐了,又为他斟满一杯道:你不必想太多,帮你,其实就是帮我自己。

    杨弃仇不明所以,只听夏锦然道:昨日大战,你可知魔教为首的黑衣人是谁?

    杨弃仇摇了摇头道:晚辈不是很清楚,不过却知晓众人都称他金十四。

    夏锦然长长吁了口气道:不知道也好,你只要记住,以后再遇到这个人,躲着他便是了。

    杨弃仇默默点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夏锦然的提醒,想来也是好意。两人坐了半响,杨弃仇抬头看了看夏锦然,见他没有生命话说,便又低下头喝茶。

    夏锦然道:想问什么就问吧。

    杨弃仇欲言又止,夏锦然见状扑哧一笑道:你是想问,大夏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何长公主从头到尾没有露面是吧。

    杨弃仇一愣,很显然没想到自己的想法会被夏锦然洞穿。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夏锦然看着不远处发呆的南卜幽幽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姐姐,只不过选择了她的命运而已。

    杨弃仇默然,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正在此时,匆忙的脚步声响起,杨弃仇回头,只见一个内官匆匆赶来,朝着他和夏锦然行礼道:杨公子,皇宫外有一孩童,说是星烛的师弟,有急事要见星烛公子。

    杨弃仇当下唤来星烛,几人赶到宫门,却见一孩童正再徘徊,看到星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泣声道:师兄,师父要回归大道了。

    这道光芒,像是被上天赋予了生命一般,飞过了万里草原,飞过了重峦叠嶂,飞过江河湖泊,飞到了大夏皇朝帝都之中。

    李龙坤脸色诧异,就在此时,一股久远而又熟悉的气息缓缓出现在了帝都之中,虽然只是若有若无般隐晦,但足以让这位昔日杀伐果断,高傲自信的白衣天帅热泪盈眶。

    与此同时,帝都之中,修为强横的强者,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当这道气息再次出现时,他们感受到的,依旧是那种敢与天公试比高的豪迈,依旧是毫无理由让人折服的威压,依旧是古往今来,奇迹般的存在。

    这道气息,犹如依恋故乡的游子,在帝都上空盘旋一周,最后依依不舍的朝着某处而去。这道气息,同样给那些心中摇摆不定的几大家族心中,压上了重若千钧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龙坤痴痴望着天空,眼睛湿润了,夏锦然臻首轻扬,颤声叫了一声大哥,两行清泪已经滴落。

    场中众人脸色都是一变,所有的守陵人在这道气息出现的第一时间,都是高呼一声,双膝跪地,朝着遥远的北方,深深一拜。

    这道气息,最终化作一道剑气,没入真龙剑中,一股强大的威压,开始散发开来,这股强大又熟悉的气息,带来的结果不知,却让几家欢喜几家愁。

    真龙剑落入到了陈清手中,在陈清的注视下,突然整个人不受控制般扬起了手中长剑。

    一剑劈向金十四,金十四口吐鲜血重伤,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

    一剑劈向周战,周战身亡,昔日大陆最巅峰的存在,此刻化作了一团飞灰。

    两剑之后,真龙剑沉寂了下去,所有的光芒收缩,如同一柄普通的铁剑一般,躺在陈清手中,再无动静,这道让人心悸的气息也开始缓缓消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