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从未及格:第0042章:敢怒不敢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觉得现在我才活出自我。

    什么时候走?

    很快了吧,那边还有一个补习班等着我去上。

    陈旧有一搭没一搭与王岩闲聊,他语气顿了顿:那我表妹许微怎么办?

    王岩不说话了,自己没参加高考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告诉许微,这次他是打算悄悄退出她的世界,而他不知道的是,许微连日以来,每个晚上都会失眠。

    陈旧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答应我,三天之内不要走。

    王岩笑道:说那么多干嘛,菜马上好了,吃完这顿饭,就当为我送行吧。

    陈旧一把抓住王岩衣领,将他整个人按在板凳上,恶狠狠道:王八蛋,如果你敢走,以后就没我这个兄弟,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一松手,陈旧愤恨离去。

    在陈旧离去那一刻,心中某个计划油然而生。

    他不敢保证王岩与许微会成为一对神仙眷侣,他只是不想给自己兄弟留下遗憾。

    陈旧房间乱作一团,他颓废坐在床上,手中除了一张面额二十元的纸币外,其余全是些散碎零钱,加起来连五十都不到。

    钱,陈旧现在很需要钱,没有钱,他那个计划无法实现。

    从秦霞与陈建国这两天脸色来看,找他们拿钱显然不可能,搞不好还会换来一通臭骂。

    陈旧翻找着手机qq列表里面联系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好几天没联系过的苏小白身上。

    苏小白家不差钱,以自己和她的暧昧关系,借五百块钱总该还是有吧?

    陈旧性子急,马上想马上做,甚至都没有构思好以何种方式方法去借这钱。

    陈旧:小白,在吗?我有急事找你!

    陈旧没等到苏小白回复消息,倒是等来苏小白一通电话。

    苏小白那边焦急问道:陈旧,出什么事了?你可别吓我!

    陈旧纳闷道:我能出什么事,就是想找你借点钱。

    苏小白那边明显呼出一口长气,看来陈旧还没意识到危险,何照微和梁道只是对她初步怀疑,并没有对陈旧下手。

    苏小白不知,平静的天空下,早已风云涌动,等到那一天来临,根本不是她能阻止得了。

    苏小白没有问陈旧为什么要借钱,直接回复了一句:你要多少?

    两人对坐在一处蓉城小面馆内,陈旧掂量掂量自己口袋,霸气说道:老板两碗小面,再给我的大功臣加上个鸡腿,我加片豆腐皮就成。

    崔雪梨低着头不敢直视陈旧,这一年多来,因病退学在家学习,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心理自闭,要不是怕陈旧真扒她裤子,她还哪敢继续坐在这里。

    这几天陈旧生活顺风顺水,打了张虎后,没有报复使得他彻底放松下来,还有自己与乔灵循序渐进的关系,再加上考场上自己瞒天过海的表演,陈旧觉得,上帝一定是偷偷在他身上洒下了幸运。

    雪梨,吃啊,管饱,不够再和我说。

    崔雪梨用筷子挑起一根细面放在嘴中咀嚼,像是小猫模样,陈旧这边汤都喝完了,崔雪梨还没吃到四分之一。

    陈旧恨铁不成钢,伸手把崔雪梨碗里鸡腿拿出丢进自己嘴巴,美名其曰:雪梨,浪费可耻。

    两人分别,陈旧打个饱嗝拍拍崔雪梨肩膀道:明天好好表现,考完后带你去吃麻辣烫。

    崔雪梨没答应也没拒绝,齐肩短发遮挡住她的面部表情,厚厚眼镜片儿下看不清楚她眼色,大概是逃不出这恶魔的爪牙了。

    奶奶在家做上一桌丰盛晚餐犒劳陈旧,嘴角浮现笑容,皱纹更深了些:大孙子,给奶奶说说今天考得怎么样啊?

    陈旧摇头晃脑故意卖关子,陈建国在一旁喝着啤酒不耐烦道:陈旧,老子都替你想好了,等高考成绩下来,我送你去我一个朋友那里学剪头发去,趁现在年轻,以后技术成熟再自己开店当老板。

    秦霞在放下手中筷子发表不同意见:陈旧还这么小,不能老拴在蓉城吧?我们厂里管理不严,可以让他跟着我一起上班,等到年关三舅他们回家过年,然后一起出去打工也行,多少还有个亲戚照应,我觉得比学那个剪头匠强多了。

    什么剪头匠,人家那叫美发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