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手记:第一百零八章:所谓截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在林夕魂念探查之下,这一切都了然于胸,有了防备,两人这才没有着了他们的道。

    紫衣少女白了他一眼,迈着莲步来到绕着玉碗虚影转悠,望向里面,问道:本姑娘漂不漂亮?

    三人一愣,哪怕是在绝境中,注视着这张精致容颜,还是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丝不该有的欲念,连忙点头,漂亮漂亮。

    莫雪倩很是满意,轻颔首道:接着说。

    三人为了活命,拼命赞美起来,直到许久之后,这才被示意停下。

    紫衣少女得意无比,望向这边,笑道:这几人这么听话,杀了多可惜。

    林夕黑着脸,真想过去狠狠揍她一顿,你闻闻他们除了下毒还做了什么,再说这句话吧。

    莫雪倩轻吸了两口空气,俏脸忽然彤红起来,嘴中轻啐一声,狠狠骂了一句‘下流’后,开始办正事,认真逼问三人秘境的情况。

    来的是四道人影,出声的是为首的一位蓝衫男子,大约三十来岁,神色沉稳,隐隐透露出睿智之意,其余三人,两个为二十五六的青年,剩下一个刚过二十。

    双方互相打量起来,一瞬间,林夕便感觉到了紫衣少女的魅力到底有多大。

    两人天天在一起时他倒还不觉得,现在忽然发现,这位简直就是祸水!

    对面四人的视线近乎直接略过了他,落在了身边这朵冠绝群芳的鲜花身上,哪怕是沉稳的蓝衫男子,亦有片刻失神,至于其他三位,早就傻眼了,年纪最轻的那个更是眼睛瞪得老大,嘴角有水渍滑落。

    对方来路不明,且是在这秘境中首次见到的人类,本该让林夕瞬间警惕起来,可此时他却冒出了不合时宜的念头,这小妞真有这么漂亮?

    视线微瞟了一眼,长发齐腰,紫眸黛眉,俏脸精致美丽,顾盼之间,别有一番风姿,倒的确美得令人心动。

    不过,一想到自己青紫一片的脸颊,他立时想一拳打在这张露出甜甜笑意的精致脸蛋上。

    片刻的失神之后,蓝衫男子首先回过神来,恢复沉稳,视线扫过林夕的面孔时微一停顿,而后很随意的扫过落在地上的那一小堆晶钻之上,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轻咳了一声,将身边三人惊醒,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对两人抱拳道:在下卫轩,这几位是我的同伴,两位小友应该已经通过了第一道考验,想必也知道了石门所在,我就不再多说。卫某斗胆问一句,两位的玉牌是何色泽?

    林夕将地上的晶钻全部收入空间戒指,上前一步,冷声道:初次见面,阁下就问这等私密之事,不太好吧?

    蓝衫卫轩垂下衣袖,笑道:卫某知道的确不该如此冒犯,只是,想必两位小友也知道,如果是金、紫两色玉牌的拥有者,便有资格通过击杀青色玉牌的拥有者,来强大自身的玉牌。我等四人拥有的都是青色玉牌,在这秘境中朝不保夕,所以想联合其他青色玉牌的拥有者,一起对抗他们,保住性命罢了,绝无他意!

    林夕面色平静,心中却开始思考起来。

    十枚天干古篆集齐之后,便盘绕融合形成了一面玉牌,虚浮于脑海之中,一股股信息传递过来,他还未来得及细看,这些人便来了,此时,借着这短暂的时间,他快速查探起来。

    数息后,他眼眸一凝,情况的确如这个蓝衫中年所说的那般,玉牌共分青、金、紫三色,后两色玉牌的持有者可以通过猎杀获得青色玉牌的人,来使自身的玉牌更强。

    他正欲开口,早已知道这些的紫衣少女笑吟吟的走到他的身前,一双紫眸微眯着注视前方,俏脸带笑,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我和我弟弟获得的也是青色玉牌,诸位叔叔,我们能不能加入你们?

    好啊好啊,当然可以!刚刚二十出头的青年急忙应道,视线就没离开过莫雪倩的身体。

    卫轩目中一喜,抱拳道:我们当然欢迎你们加入,不过,为了表示你们的诚意,还请两位出示玉牌。

    林夕面色古井无波,上前两步,用身体挡住那位青年的视线,对蓝衫中年说道:我们表示诚意,难道诸位就不用吗?

    他视线一转,扫了扫那个正偏着身子从侧面望向莫雪倩的青年,冷哼了一声。

    华杰!蓝衫中年皱眉轻喝,那名青年有些畏惧,狠狠瞪了林夕一眼,这才悻悻的收回目光。

    两位小友,现在可以出示玉牌了吧?卫轩单手负背,笑着说道。

    林夕神色一冷,心中生起一股强烈的杀机,就欲动手,忽而,手心传来一片柔软细腻之感,他斜眼往身边一看,原来,是被莫雪倩的玉手给握住了。

    紫衣少女上前一步,将他微挡在身后,歉声道:我弟弟从小就是个犟脾气,冒犯了众位叔叔,还请众位叔叔不要怪罪,我待他向你们道歉。

    她微微欠身,脚尖轻踩地面,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白芒。

    林夕听着她的话,差点气炸了肺,小爷什么时候成你弟弟了?再说,眼前这几个龌蹉恶心之人,看着都觉得烦心,人家都已做到了这一步了,你还试探个什么?

    紫衣少女直起身子,俏脸带着一些迷糊,问道:叔叔,你们这么多人,是怎么通过第一道考验的?我和弟弟用光了十发石箭和保命之物,运气好这才勉强通过的,你们好厉害啊。

    林夕吸了吸鼻子,压制躁动的邪火和一些不适,心中翻了个白眼,做姐姐还做上瘾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