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手记:第三十七章:杀意(求收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夕眼神微缩,手却没有停止攻势,反而加大了力道,噬灵刀以更快的速度劈下。

    哼!小小灵轮境六重,也敢

    金色长戟直接被震飞,恐怖的力道传入金浩鹏的体内,瞬间将他的话给堵了回去。

    暗劲一连震荡了十次才消失,金浩鹏的腑脏在叠浪的劲道叠加之下,出现一些破损,他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血液,面色骤然变得苍白起来。

    同时,噬灵刀上飞出的一道黑芒钻进他的体内,迅速吞噬他的血肉精华。

    公子!灵轮境护卫杜长天纵身而起,接住金浩鹏的身子,一番探查之后,面色铁青。

    金浩鹏的伤势其实并不算太重,只是伤在腑脏,需得静养数天才行,可此行乃是为年考而来,自然是越快完成越好,同时此地已接近云雾山主峰,妖兽众多且强大,要是大规模战斗起来,恐怕金浩鹏会再次遭到重创,到时候能否完成年考都在两说之间了。

    小子,你好歹毒的心!竟用邪功重伤公子,饶不得你!

    给我死来!

    他手掌朝前用力一劈,林间登时出现一股碧绿的风暴,靠近的古木枝叶哗哗作响,叶片尽数被卷落下来,在碧绿风暴中急速转动,化作无数柄细小的利剑,陡然袭向林夕。

    林夕面色无比凝重,就欲催动手中来自梁家家主赠送的护身玉佩,而后施展所有底牌,拼个鱼死网破,一道冷喝兀自传来。

    一道碧绿光芒裹挟着一物飞速插入到两者中间,而后,那绿光中的物品急速扩大,眨眼间便化作了一座金属房子挡在了林夕身前。

    一连串的金石撞击之音,树叶利剑片片粉碎,在闲居阁上留下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白点,却无法伤到林夕分毫。

    金小茹沉着脸走了过来,望了一眼恢复了一些血色的金浩鹏,她冷声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我相信这件事是个误会,我不希望再有人找李二的麻烦!

    化灵境侍卫杜长天皱了皱眉,道:小姐,你如此判决此事,如何能够服众?程小姐差点被这个恶人凌辱,如今公子又被他所伤,如此歹毒之人,不杀之,如何能够平息我等的怒火?

    李二欲凌辱程小姐的事,大家心中自有定数,我就不再多言了。至于打伤金浩鹏之事,呵呵,你也好意思说出来?金浩鹏乃通玄境三重,李二才灵轮境六重修为,他先行出手,却反被李二击伤,如此丢人之事,若是老祖宗知道了,铁定会一巴掌先抽死他,我金家从祖上传下来到现在,还从未丢过这么大脸面呢。

    杜长天面色难看之极,寒声道:小姐,公子可是金家之人,更是你的兄长辈,你如此不尊重公子,还处处与他作对,维护一个外人,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难道忘了我金家的年考是怎么来的吗?老祖宗说过,我金家,不养废物!他若真的名不副实,自有人代替他的位置,你在如何阻挡也无用,倒是你,杜长天,你胆子大了啊,竟敢以下犯上?!

    她眼眸冷冷的扫视了过去,同时,化灵境侍卫陈侑也释放气机,锁定杜长天和金浩鹏。

    程水儿已经停止了哭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剑拔弩张的双方,其他青年也有些愣神,李二以灵轮境六重修为击伤通玄境三重的金浩鹏已经够震撼了,没想到眼前这一幕更震撼。

    明明是一个家族之人,竟然瞬间便要打生打死了,这让他们一时间都有些无法接受,同时,金小茹的这一番话和强硬的态度,也打破了他们以前对‘小霸王’的一贯印象,忽而发觉这样的金小茹令他们琢磨不透,神秘而陌生,几个心中暗恋、嘴上花花过的青年更是心生寒意,全身发凉。

    灰眸青年刘登微微错愕之后,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打吧,越激烈越好,桀桀

    杜长天面色铁青,就欲出手,忽而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金浩鹏朝他微微摇头,转而看向从闲居阁后面出来的林夕和金小茹两人,视线在噬灵刀上停留了数息,这才转头对林夕寒声道:今日之事,金某记下了!来日再来讨教公子高招,我们走!

    他转身走向灰眸青年刘登的帐篷,步履稳健。

    金小茹淡淡扫了那边一眼,对身旁的林夕道:李二,你随我过来一下。

    林夕默默跟在她的身后,走进帐篷之中。

    众人望着这两个帐篷,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就这么忽然消散了,只有林夕知道,事情远没有结束,那一缕杀机愈演愈烈,死死的锁定在他身上。

    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心中的杀意,丝毫不比这道弱!

    帐篷之外的那些光罩不知何时已完全撤下,刺耳的尖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得很远。

    一瞬的死寂之后,营地中腾起一道道灵力光华,众人尽皆冲出自己的帐篷看向这边。

    天空袭来一道刺目的红光,金浩鹏的帐篷瞬间四分五裂,露出里面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见程水儿俏脸煞白,美眸中满是惊慌,噙着些许水汽,粉色睡衣包裹着美丽动人的娇躯,酥白的峰峦大半都袒露在外,魅惑无比,此时整个娇躯跨坐在李二身上,惑人心神。而李二的一只手掌正伸入到她的胸前,握住一只白嫩的峰峦,另一只手挽住她的柳腰,两人身上皆有一些湿痕,玉椅旁掉落有两只玉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