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手记:第二十一章:威逼(求收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夕有些诧异的看了梁玉瑶一眼,强忍住笑意,他当然知道虎牙城‘男人帮’是什么地方,那是一群单身的大老爷们创立的帮派,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说句不好听的,就连很多青楼女子也不愿意踏入那种地方,此时从梁玉瑶嘴中说出,林夕都觉得很彪悍。

    果然,谭诗倩的面容立即变了色。

    梁玉瑶的话简直就是在骂她是一个低贱的娼妓,她心中的怒意可想而知,可为了她的目的,她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怒火。

    玉瑶妹妹说的这么绘声绘色,难不成妹妹曾经去过?她转而扫视梁玉瑶凹凸有致的身躯,在那饱胀的胸脯略作停留,一脸恍然之色,哦,原来如此,难怪玉瑶妹妹身材这么好。

    梁玉瑶面色有些难看,在这种交锋之中,她向来不是谭诗倩的对手,只得恨恨的低骂一句:不要脸的贱人!

    谭诗倩毫不在意,就欲再次缠上林夕,忽而,一声嘹亮的雀鸣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气势自遥远处传来。

    梁府议事大殿之中。

    一大早,大长老便带着他那一脉之人来到了这里,待三十多个化灵境巅峰的长老落座之后,他走出自己原本所属的位置,来到大殿上方,凝视了片刻之后,公然的坐在了家主之位上。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仿佛此刻他就是家主一般,一道口令传出,大殿之外的仆从战战兢兢的领命跑到了梁家家主的住处,不多时,梁家家主便来到了大殿之外。

    提步踏进大殿,他目光正视前方,尽头处,原本属于他的位置上,一道身影安然的端坐在那里,扫向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意。

    梁丞,你终于走出这一步了吗?梁家家主神色平静,并没有多少意外。

    梁振,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自你祖父夺走家主大权之后,我这一脉便被打压,时至今日,家主之位传到你的手中,我梁家非但没有强盛起来,反而越发衰败,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大长老质问道。

    他那一脉的化灵境巅峰的长老也一齐附和,厉声叱骂梁家家主,称他治家无方,致使家道败落。

    我梁家为何会衰败,实力节节下降,其中的原因,你真的不清楚吗?梁家家主冷笑了一声,若非你那一脉不听号令,一直与我们这一脉进行死磕,我梁家底蕴又怎会消耗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其他四家都敢将我梁家当成野鹿山羊,暗中谋划觊觎了?

    你难道忘了,在两百年前,我梁家可是虎牙城五大家族之首!现在呢,我梁家论实力,在五大家族中只能垫底,你们为了争夺家主大权,致使我梁家沦落到如此境地,难道就不愧疚吗?

    中气十足的声音带着盛怒之意,一干白胡子长老皆被数落得有些面红耳赤,深觉面子受损,一些人占着年岁关系,以长辈的身份自居,大骂梁家家主不孝、孽障之类的话。

    一时间,大殿中乌烟瘴气,骂声四起。

    哼!梁振,废话少说,我的目的你应该清楚,交出家主之位,以我们这一脉为尊,两脉合一,重振梁家!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不为难你!大长老开诚布公。

    对,交出家主之位,让丞儿带领我梁家,走出困局。一位老者大喝,他是大长老梁丞的叔父。

    丞儿成为家主乃是众望所归,你小子虽然有些修行天赋,但不适合执掌家主大权,还是专心修炼去吧!丞儿会带领我梁家重回巅峰。一位年岁更古,梁丞爷爷辈的老妪寒声道。

    梁振,你就这么贪恋家主大权吗?为了我梁家,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一位稍显年轻的长老阴恻恻的道。

    他是梁丞的小舅子,天赋杰出。略带皱纹的面孔可以看出年轻时一定非常英俊,不过,左脸上两道蜈蚣般的疤痕破坏了这份美感,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狰狞恐怖。

    你们梁家家主看着情绪激动的众多长老,忽然摇了摇头,他明白,今天之事定然无法再讲道理,需得靠武力解决,看谁的拳头更硬!

    既然已经无法说理,那就比一比谁的实力更强吧!

    他一跺地面,浑身气势瞬间暴涨,冷眸如电,五指张开如劲松,轻喝一声:金轮灭雀阵,开!

    大殿四周泛起层层金光,一道道阵纹自地面浮现,组成一个巨大的金色轮盘,轮盘中央有着一个火雀图案,双瞳凝聚着摄人的精芒,在梁家家主话落之时,金色轮盘缓缓转动起来,产生一股强大无匹的压力镇压向前方。

    金色轮盘盖压而下,众多化灵境巅峰长老包括大长老梁丞皆是身体一沉,感觉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咔咔声中,众多长老尽管奋力反抗,依旧被压弯了脊梁。

    大长老梁丞暴喝一声,面色涨红,手臂和额头上的经脉鼓胀,一股磅礴的火浪自他身上爆发而出,他站直身躯,倏地闪身来到一众长老中间,大喝道:结阵,灵蛇噬鹰!

    众多长老尽皆移动到各自的阵位,手捏印诀,变换手势,一条五丈长暴戾的火焰灵蛇凭空出现,众人身上的压力立即一松。

    火雀惊空!

    梁家家主轻喝,金色轮盘中的火雀图案纹路全部亮起,一声嘹亮的鸣叫震碎长空,丈许大的火雀自图案中振翅飞出,迎面与五丈长的火蛇相撞。

    轰鸣的大响震耳欲聋,半个大殿被轰成了齑粉,残留的四周墙壁被肆虐的能量流光摧毁得千疮百孔,梁家家主被震退一步,众多长老则被震退到十几步开外,一双脚在地上犁出两道长长的痕迹。

    突兀的巨响打破了梁府的宁静,无数人将目光投向了这边。

    侍女侍从皆面带疑惑之色,不明所以。梁家家主一脉的众多长老在看到巨响传来的方位以及大约估算出距离后,皆面色大变,放下手头之事,不顾一切的朝这里奔行而来。

    正在忙着一些琐事的老管家曹参听到轰鸣声后,神色一窒,失声道:家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