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明:第1333章 甘丹赤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将军高禄有些不满,此事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将军恐怕不好交代

    刘宗敏哈哈大笑,都说圣心难测,其实,皇上的心思不用猜

    高将军,你知道皇上为何让第四营攻打乌思藏?

    第四营列装了华夏最先进的北京步枪,是皇上最为信赖的军队之一,皇上让第四营征伐藏区,也算是对第四营的信任

    信任,对,高将军说得好,皇上是信任第四营刘宗敏大笑,丝毫没有担心被周围的士兵听到,皇上知道本将军喜欢杀戮,却还是将征伐藏区的任务交给第四营,最初的时候,皇上给本将的命令,是临场决定,也就是让本将看着办,后来改为归顺华夏的百姓,不得随意杀戮,高将军看不懂吗?

    皇上明知道本将喜好屠杀,却让本将领兵,刘宗敏一脸坏笑,皇上不是反对杀戮,他一定是在朝廷内感受到压力,这才修改的军令

    皇上虽然没有来过藏区,但皇上当年在西宁的时候,没少和藏人打交道,知道藏人对佛教非常虔诚,如果不能抹去佛教,很难让藏人归化,刘宗敏道:皇上当年在西宁地区,就是将佛教的寺庙改建为天主教教堂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刘宗敏压低声音,千万别传出去,坏了皇上英名,你我就是罪人

    那是当然高禄心道,这不过是将军的猜测,岂能随意宣扬?他看了刘宗敏一眼,将军,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自然是将甘丹寺抄了,刘宗敏脸现冷色,高将军,你亲自带人去,只要有半个不字,连人带物,一点不留,不要烧了甘丹寺,将来留作天主教堂

    甘丹寺的主持称为甘丹赤巴,第四十任甘丹赤巴叫

    贡却曲桑,听说汉军在旺波日山麓扎营,他心中十分不安,汉人并不信奉藏传佛教,虽然汉地有不少百姓信奉佛祖,但那是偏门禅宗,与藏人区的密宗根本是对立的。

    汉军沿途劫掠了不少寺庙,他也得到一些风声,如果不是甘丹寺对格鲁派太过重要,他都想弃寺而逃

    刚才有僧侣回报,汉军着人来半山腰查探,一定知道了甘丹寺的存在

    恰好一名头戴黄帽、身着灰色僧袍的堪布过来,贡却曲桑不管他是否有事禀报忙用手指向庙门,快,带着僧众去往拉萨,告诉第巴,汉军来了

    拉萨?堪布不明所以,赤巴,为何要去拉萨?所有人都去吗?

    贡却曲桑没好气地道:让你走就走,哪有那么多问题?所有人都走,一个都不要留下,不,老衲一个人留下来

    甘丹寺的僧众刚刚离开庙门,第二师的军士就赶到了,高禄冷笑道:将军说得不错,你们果然没有归顺华夏的意思,他用手向前一指,开枪,一个也别放过

    砰,砰,砰

    近千天命军的将士,每人最多射出两颗子弹,二百僧侣全部倒在寺门外,血液染红了寺门前斜坡上的红花绿菜,红花更艳,绿草如画

    高禄唯恐有僧侣漏网,将今日的杀戮传出去,遂抬起右手,猛地向下一切,军士们会意:这是要打扫战场、收割伤者他们收起步枪,上百军士拔出腰刀,任何受伤、假死者,都被补了刀。

    贡却曲桑听到寺门外传来声音,知道大事不好,匆匆跑到寺门口,向外一看,第二师的军士们正在收割受伤的僧侣,他不觉呆住了,左手扶住石墙,斜斜地靠在寺门上方才没有摔倒,抬起右手颤抖着指向门外,你们你们将僧侣僧侣全部杀了?你们你们真是妖孽

    妖孽?高禄循声望去,看到一名身着大红色袈裟、脸上皱褶如同黄牛脖子的老僧,不觉冷冷一笑,原来最大的妖孽在这儿,你就是甘丹赤巴?

    高将军,留下甘丹赤巴,可以问出寺中金银财宝的下落

    我们这么多人,不会自己找吗?高禄右手猛地向下一挥,射杀

    两省枪响,贡却曲桑倚在寺门上,一手捂住胸,一手移向面门,身子晃了一晃,沾满鲜血的双手,缓缓合在胸前,口中咕嘟着,佛祖在天,汉人如此作孽,将来都不得好死

    李自成忽然打了喷嚏,膝盖上的罗秀娟吓了一跳,几乎从李自成的膝盖上弹出,不觉伸手在胸口拍了两拍,皇上受凉了?

    没有李自成停下手上的动作,皱眉做深思状,谁在骂朕?

    罗秀娟白了李自成一眼,一定是朝中的大臣们骂皇上白日宣淫,让你等到天黑

    大臣是不会骂朕的,不是藏人就是蒙古人,骂就骂吧,只有将死的人,才会偷偷骂人,李自成轻轻摇头,随即将罗秀娟紧紧搂在怀中,朕在乾清宫中闷了多日,至少有十日没有去你们的后院了

    刘宗敏亲率第二师高禄部,沿着雅鲁藏布江马泉河与北面郭喀拉日居之间的峡谷,一路追逐当雄八旗留下的踪迹,从郭喀拉日居西麓直取达孜宗。

    达孜宗是拉萨成的东大门,一旦突破达孜宗周围的群山,拉萨就会暴露在第二师的枪口下。

    高禄抹了把脸上的汗珠,将军,据当地的百姓说,此处是旺波日山,距离拉萨城不过四十里,兄弟们实在太疲惫了,就在树荫下歇歇脚吧,明日一早上路,日落之前,一定可以赶到拉萨城外。

    刘宗敏勒住马缰,抬头朝山上看了一眼,山势十分陡峭,树木异常茂盛,如果打伏击,倒是一处不错选择,不过,这次进入藏区,像这种适合打伏击的地形,可以说比比皆是,但山中从来没有伏兵,倒是纳凉的好去处。

    他回身看了眼身后的士兵,因为长途行军,加上高原上空气稀薄,士兵们的脸上,多是不见血色,汗水冲去污垢,用布巾一擦,一个个似奶油小生,如果当地有青楼,姑娘们是不是一个个抢着拉近闺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