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世田园:夫君来种田:第一百七十八章 腾霄的过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乔诺还有尹竹几个自然是跟上的。

    说吧,既然你故意在我前面说兽王城飞天狮一脉的事情,想来也是知道我的出身,那么你的目的呢?腾霄冷冷的看着被自己逼在角落里面的白堃。

    他以为自己对兽王城的人和事已经无动于衷了,然而听到白堃说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还是在意的。

    洪塞他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退位了,按理说他还可以当好多年的兽王,是出事了吗?南特那可是个野心的崽子,退位下来的洪塞不会有事,但是好日子只怕是别想了,当然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我以为你会恨洪塞才是。

白堃好奇的看着腾霄,说实在他是在腾霄走后成为洪塞心腹的,所以对于这个传说中的腾霄他真的很好奇。

    按理说都是兽王的儿子,而腾霄实力天赋都比南特强,这飞天狮一脉的王位应该是腾霄的才对,可偏偏腾霄在实力低下的时候被陷害被赶出兽王城,就连洪塞都没有帮他。

    恨?腾霄摇了摇头,刚被赶走的时候他是恨的,那个时候年纪小,也看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不相信他,平日那么疼爱的他的父亲就这样放弃了他,然而在大泽部落呆了那么多年,他也满满长大,成为大泽部落不可缺少的勇士,也正因为成长,才看明白很多东西,明白了也就不恨了,因为不在意。

    从小他就被南特欺负,以前想不明白,可现在想想,若是洪塞真心疼爱他,怎没会没发现他身上的伤,怎么会没发现南特的小动作,所以那所谓的疼爱只不过是内疚是补偿,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南特的,洪塞最疼爱的儿子是南特,不是他。

    你来想干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不好的心思,否则我保证你走不出大泽部落。

腾霄很干脆的说着,对于任何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人,腾霄都不想放过。

    自我介绍一下,我白堃,之前是洪塞手下的头号谋士,因为洪塞退位南特上台,我不是他的人无从可去,所以就来投奔你了。

白堃笑眯眯的看着腾霄。

    你在说笑吗?一个兽王身边的谋士,就算南特不用你,你在兽王城随便找个事儿做也是简单至极,何必到穷乡僻壤的大泽部落来。

对于白堃的借口,腾霄第一个就不信。

    我还真是来投奔你的。

因为洪塞担心南特对你不利,所以特意让我来你身边,当然还有洪塞手下的几个护卫,也准备给你的,不过那些护卫都是拖家带口的,所以我一个人先行,来找你了。

白堃摆了摆手说明自己的来意。

    洪塞担心南特对我不利,担心有用吗?担心为何要禅位?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大泽部落的?对于最后这一点腾霄十分的好奇,毕竟当初他流浪到大泽部落可以说完全是随意的,难不成当初洪塞还派人跟着他不成?    我们倒是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是我手里有你的一滴鲜血,可以大致查到你在哪里,就这样我来到了落月山脉,至于你具体在那个部落我还真不知道,正打算慢慢找的,我去的第一站是巨阙部落,因为在巨阙部落得知大泽部落建气了高高的城墙,是在好奇,就过来了,没有想到你竟然在大泽部落,这也算是老天注定的。

白堃笑呵呵的说着,他也不担心蒙泰几个去查证,因为他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句假话。

    那说说洪塞为什么要禅位给南特吧。

腾霄还是问出这个问题。

    说到这个,白堃干脆把那个所谓狗屁圣女的到来说了一遍,而且那个圣女是直接冲着腾霄才跑到兽王城去的,因为南特一再补刀要致腾霄玉死地,父子两个吵了起来,为了安慰南特,洪塞于是把王位给了南特,又担心南特有了王位之后会对腾霄下手,于是把自己身边可用的人留给了腾霄。

    腾霄听到白堃的解说之后,忍不住嘲笑不已,果然是个好父亲,两边谁也不得罪,两边都不想拉下。

    白堃听到这话不做声了,这个是人家父子之间的事情,况且对于腾霄父子几个事情他也不    跚宄。

    白堃看着围着自己的人,忍不住对着周围的几个人笑了起来:各位,我没什么恶意,只是随便说了个消息而已。

    腾霄看到这边已经引起部落族人的注意,自己的出身他还不想让全部落的人都知道,想了想,他直接用眼神示意白堃一边说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