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官:11.魏博口岸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悟本人早已在寝所中,手足无措,反复说高宫师忽然迫城,意欲何为?

    而魏氏、袁氏和蒲氏也都坐在榻上,面如土色,其中蒲氏忍不住喊起来:那高宫师必是得了胡惟堪的出首,要来追究节帅您!

    听到胡的名字,魏氏和袁氏无不吃惊,都问刘悟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悟就诓骗三个女人说:不用慌张,宫师和我有协定的,想必是来要我尽快去济北的。

    此刻,刘悟的儿子刘从谏驰马来到官军营地五里外处,见到高岳的仪仗兵马,急忙翻身下马叩拜,询问说:不知太师至郓城来,所为何事,冒死相问。

    宰堂除改刘帅的文牒星夜驰至,本宫师至郓城客亭,请刘帅来手接,立刻便来,不得延误。高岳用鞭梢指向刘从谏,即刻说到。

    刘从谏深深叩首,而后上马,往郓城中而来。

    刘悟在军府内,连续不断地听到军吏在外传报:

    高宫师距城五里!

    已至四里外!

    不足三里!

    吓得刘悟跑出寝所,恰好这时刘从谏来到,告诉父亲高岳的说法。

    太师未言他事?刘悟声音战栗。

    只请父亲及早除改上路。刘从谏如此说到。

    刘悟便心情惴惴地来到军府中堂,对军吏们说,速速让城内各营的军将,点齐精锐,随我一道出城去客亭。

    可不久就有人飞速来报:令狐造自北门,崔公度自南门,已各入军营,宣告朝廷旨意,称平卢军此后归枢机院直辖,各将心意不坚,绝大部分都按营不动,归顺官军了。

    刘悟只觉得手脚没入了冰窖里一般。l0ns3v3

    高岳先让军吏给两名女子各自三十枚银宝钱,温言说:你等从汴州西里乔装改名,又混入刘悟在曹州的兵营,为本宫师刺探情报,解救胡惟堪辛苦了。

    那两倡女看到明晃晃沉甸甸的银宝钱,是千欢万喜,觉得太师最为慷慨,洛真介绍的活计果然无错,由是拜谢而去。

    胡惟堪你不要害怕,先前你救出许多军府内的人质,还是有功劳的。此后你就我的营中,由本宫师来庇护你的周全,知道什么,也大可对我及大将军说。高岳话一出来,胡顿时就不哭了,觉得无比安心的同时,也腾起了股报复的快感:蒲氏,你视我如狗彘般,你百般欺弄我还自以为得矣?今日却非得叫你死不可!

    于是当高岳下的军吏将纸递给胡后,胡说自己不识字,高岳说不妨,你说我们来记,胡就原原本本地把原委说出来,胡惟堪,本宫师可以保护你,不过你也得明白,有些事可能和你供出的有出入,你不要问,只管替本宫师找到裴氏就行,本宫师对你保证,你出卖主人的罪行,定会一笔勾销,铸成铁,翻不了。

    胡便叩首如雨,说高宫师能保全小奴的命,小奴就粉身难忘了,何敢谈什么出入。

    高岳点头,随即将大将蔡逢元给喊来,交待说:刘悟用几个虞侯办事可不行,你出动三百甲骑,仪仗具备,护送胡惟堪,正大光明地前往裴氏藏身的地界,将其迎出,送到我的营中来。

    蔡逢元抱拳问:若刘悟暗中加害裴氏,该如何?

    高岳大笑说,马上我就领军入驻郓城军府,让刘悟即刻前去济北的会府淄州上任,刘悟何能为也。

    逸崧,如今郓城军府内外,全是刘悟及平卢军驻屯,不晓得逸崧要入驻,须要多少军卒?浑瑊很吃惊地询问。

    高岳便说:某领五百车铳手,五十撞命郎足矣。

    若刘悟见太师你兵少,唆使平卢军于城中叛乱,又该如何?

    高岳举手,说不用担心,若是阵仗太大,反倒会给平卢军带来恐慌,从而给刘悟可乘之机,官军在城外,平卢军在城外由此激发大战,便使得朝廷平乱之功太半被毁。一旦我成功占据军府,兵不血刃,肢解掉平卢军不在话下,再利用裴氏,锻造案件,把刘悟驱去济北,让他的武康军和王武俊撕咬去,我们坐收渔利,随后专力抚民、收兵、开渠、建省就行。

    可!浑瑊还是很担心。

    此刻入营来警护的撞命郎及年轻军官,高竟、白居易、李愬、符璘等,也都齐齐请求高岳增加人手。

    诸位看刘悟何如人也?我这些日子倒是细心观察了,还询问了先前曹门之战里平卢军的俘虏。刘悟此人除去贪财好色外,还自夸勇健,颇有膂力,平日里最喜坐胡床上,看军卒角抵为乐。接着看众人都盯住自己,高岳就举手补充说:乐着乐着,犹嫌不足,便会脱去衣衫,离开座位,摇肩攘臂,亲手亲脚地和军卒一起搏斗角抵。

    浑瑊不太清楚高岳这番话要表达什么。

    可白居易似乎听出些什么,而高岳很快就下了判定:刘悟此人,成不得大事,节帅的座位他坐不稳,喜欢亲自下场,充其量也就是个营将教习的水准,先前之所以能成事,反杀李师古李师道,也就在平日里擅取悦将卒,加上平卢军上下人心浮动而已。

    这时白居易趁机献策:郓城西二里,有所客亭,明日不如太师至客亭处,勒令刘悟出城入亭,登即成行。随即我等分遣令狐造、崔公度等前淄青将佐入城据营,全收平卢军,何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