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里扇刃续:第4章 赌中学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麻烦两位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姬小楼摸了摸后脑勺,笑道:我可没有用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催眠两位,但我似乎感觉你们才是这方面的高手。

    你还知道些什么?华服青年试探的问道。

    你们那一桌所有的赌徒全都是目光混浊,显然没有其它赌桌激动紧张的样子,同时还有一股微弱的药香,便知二位下药了,而即使是中了药的人,也没有傻到被随意摆布,你们二位也肯定有精彩的对话,搅乱大家的情绪。

姬小楼从鼻中取出了两小团棉絮,继续说道:两位不必紧张,大可放下背后的药剂和小刀,我不过有几个小小的问题而已。

    大汉和青年倒吸一口凉气,对视良久,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知道你的问题的答案?    我对二位可是有相当的自信,两位或许也知道我,我从不会做让自己难堪的事情。

姬小楼微笑道。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吧。

不等大汉拒绝,青年早已收了兵器,说道:我们二人知道的,一定会如实相告。

    我的问题比较简单,告诉我你们最近知晓的就可以了。

姬小楼从袖中取出两枚骰子,在手中把玩起来。

    这些消息可是要花大价钱的!大汉叫道:凭什么无缘无故的交给你!    不等他继续叫嚷,那华服青年打断说道:无非是乾乾当铺的七孔金钩一镖了,具体的故事也不甚清楚,只是知道会在金陵住脚    青年话语一顿,看了一眼姬小楼的眼色,最后竟是长舒一口气,继续说道:有不少人从我们二人这儿买了消息,其中最大的买家便是金陵刘家家长刘三秋。

    说罢,青年转头看向大汉,果然,大汉也在盯着他看,眼神有一丝深意,似乎是在询问青年的意思。

    别看我了,他走了!青年拍了拍大汉的肩膀,大汉一愣,往死胡同看去,哪还有一个白衣飘飘的俊秀男子,只有丝丝微风拂面而已。

    他到底是谁啊!大汉叫道。

    刚刚我没看出他是谁,现在我却知道了,我也知道了我们刚刚是多么的愚蠢和自大。

    原来是他!大汉思索道:怪不得,怪不得也。

    (本章完)。

    两位朋友还要继续跟踪我吗?姬小楼突然回头,笑道:这里已然是一条死胡同了。

    啊?那大汉和青年回过神来,不禁失声,方觉脚腿有麻木酸胀之感,想来不知不觉跟了姬小楼许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