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节拍:第160章 灵门守密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我就不该提这个。

    回到家里,安娜正在晾衣服。

    议会的工作忙完了吗?

    不是工作,我去找凡赛希。我说。

    为了使者的事。

    我点头,我还找了克莱门特。

    晚餐快准备好了。

    我看到了一些事,严重破坏了我的食欲。

    是吗?她问,什么事?和我说说。

    我看这盘子里的番茄酱,又想起了仓库,我觉得这会让你也没食欲。

    那算了,估计不是我想听的。

    安娜,你的大地魔法学习得怎么样了?

    还行,学过几招。

    那太好了,慢慢挖太慢了。

    有谁能帮助我?在议会内部,能最有效帮我的只有凡赛希。我本想向索菲亚求助,但考虑到她的战争创伤给她带来的生理和心理上的伤害,我决定不再麻烦她了。另一位我信任的会员是萨曼达,可学长也在接受治疗,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养伤。

    在这一刻,我想起了我自己,我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却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监察人的披风上没有血迹,据说那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我没有看到过程。我看到监察院的监察人竹下,他把他的剑举过一个年轻人的膝盖,这个年轻人使用了黑魔法。他比我还小几岁,看上去最多十六岁,根据操作规范,受刑者必须要戴上头套,当剑落下来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

    在剑下落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把头偏过去,我听到有东西掉落的声音。

    我感觉有东西打在我的脸上,是错觉,我站得比较远,血溅不到我这里。那个来自亚洲的监察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拿着监察院那把银光闪闪的剑。除了他和我之外,还有好几个监察人和几个等待审判的年轻人,他们每个人都在十六岁以下,以及别的会员,我曾经的老师凡赛希也在。

    竹下抬头看了一眼,一个监察人朝他点点头。

    马上就轮到你们了。那个监察官对着那几个年轻人说,那几个年轻人已经吓坏了,有几个已经站不住了,需要监察人扶着。

    我看向凡赛希,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没有看我,我知道了,我救不了这些年轻人,监察人不会宽容他们。

    我出去一下。我说,没有人回答,我就转身出去了,我把门关上,靠在仓库的墙壁上。

    我想到了我自己,我也经历过这种审判,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也触犯了戒律,如果没有凡赛希的保护,我也会有同样的遭遇。那些年轻人使用了黑魔法,刚才被斩首的人剥夺了别人的自由意志。我觉得他们不必被处刑,他们可以被救赎,监察人的投票结果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卡斯。凡赛希平静的说,你没事吧?

    我不该过来,我感觉血溅到我的脸上了,现在还在灼烧着我。我平静的说。

    一声叹息,他们真不该把你当成‘黑手’的候选成员,你真不适合这份工作。

    不适合。我应付的说一下。

    我知道,你也杀过人。

    为了救人和自救。我说,他们最大的才十六岁。

    你杀了六个人,你真觉得他们都该死吗?

    我不知道。我说。

    因为有必要。

    这次是完全不同的。我试图争辩。

    你做了你该做的,有时候没有妥协的余地。

    我想换个地方说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