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努力生活:第三百五十四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招财娘摇头,痛声哭道,忍不了了。大姐,你知道吗?我看到他去找那个狐狸精了,这些天他还老是打我,说我不贤惠,还叫我学学那狐狸精。大姐,你说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吗?还能忍吗?

    我都想好了。等我把他们抓奸在床,我就带着孩子过算了。

    几个村妇一听,觉得都不可能。

    招财娘,你这是不是听了什么人嚼耳根子,这话可不能乱说了。

    我看那兰娘子的,不想这样的人,她见人都是笑的,还给我们的孩子做头花。你可不要听那些人乱说。

    招财娘似乎失去理智似的,大喊大叫,是我亲眼看到的。我看到他们葱树林里一起走出来的,这孤男寡女待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

    这日子我受够了,我不过了,不过了,呜呜

    听到这,几个村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在一旁安慰着。

    生承婶端着饭菜走出来,见三叔婆看着院子外出神,她问道,娘,你这在看什么?

    三叔婆回过神来,她看着洪梅果家的方向,说,果子这孩子真是不一般啊!

    娘,怎么了吗?放下饭菜,生承婶不解三叔婆怎的突然冒出这一句这样的话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三叔婆指着自己面前一小木盆的粥说,你看,这粥是果子熬的。

    生承婶早就看到这粥了,她仔细看了粥里的材料,说,这是蘑菇,还有虾?这孩子,怎的还把这虾壳给剥了,这么多虾,这得多费功夫啊!这孩子也不怕累着。

    通常大家吃这虾蟹都是带壳煮的,要是这小虾,都是直接吃了,不会多此一举把壳给剥了。

    这粥隔着一段距离,她还是闻得到它还特香的味道,不过,这粥闻起来可真是香。和我们平时吃的,不太一样。

    三叔婆点头,说,是不一样。花子说了,果子放了虾头下去炒出虾油,这才再放竹米下去熬煮的。要不就平时我们熬的粥,肯定不会有这么香!

    顿了一下,三叔婆接着说,这孩子,似乎对吃的很感兴趣,总是做出很多让人想不到的吃食。

    生承婶赞成道,果子对吃的,似乎很有天赋。我听说在县城里,就有专门给这客栈做厨师的人,他们做出来的菜都很好吃的,每个人都很有这做菜的天赋,这工钱也很多。要是他们招这女的就好了,照果子这天赋,她去了,肯定能做好了。

    三叔婆不赞成道,这女人啊,还是要待在家里的,这抛头露面的事,不适合。而且这客栈是不招这女人的,就不要说这厨师了。

    接着,她又说,不过,这大户人家的厨娘到是可以考虑,这厨娘的工钱也是不错的。可惜的就是果子太小了,这主人家怕是不会要的。

    下次你去赶集,就问一下你叔。看这县城里,要这厨娘需要什么的。要是果子合适,就叫果子去试一下。去了县城,总比在这里强。到时候真要成了,我们可以帮忙照顾花子她们。

    生承婶回道,是,娘。

    早晨,洪梅果对洪梅花说,花子,大姐今天要下地去看这秧苗,这早饭,就你和雪子做了。

    洪梅花被人叫醒,打了一个呵欠,有迷糊的应着,知道了,大姐。

    洪梅果一半拉着这锄头,一半扛着这锄头,来到地里。

    她这刚准备下地去,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吵闹声。地里干活的人,有些人听了,就起来去看热闹,剩下的,一边干活,一边注意着这吵闹。

    洪梅果也是满心的八卦,她拉着锄头,走到一旁的树下,探头看了过去,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就吵了起来,看这架势,似乎要打起来了。

    只见那村妇被那男的推到在地几次,最后她爬起来,拼命似的朝那男的扑了过去。那男人没料到这,就被村妇给扑倒在地了。之后村妇就坐在男人身上,死命的用手抓男人的脸。

    听那男的疼叫声,洪梅果都觉得自己的脸隐隐发麻,她感叹,我的娘啊!女人打架一绝,真的是从古到今,从没改变啊!看这力度,肯定见血了。真是可怜的男人!

    从地里赶来看热闹的人见了,大家一边劝着,一边跑上前去把人给拉开了。

    这人一被分开,那男的就被一个中年妇女给拉走了,估计是亲娘来的。

    至于那抓人的村妇,就被几个相处好的妇女拉到一旁劝着。

    招财娘,你这是怎么了?这一大早的,就和你当家的吵起来,还打了起来。我看你婆婆的脸色可不好,你自己等会回去,不管怎的,都要先认错了。

    招财娘气愤道,哼,我婆婆她对我什么时候有过好脸色的。不是嫌弃我服侍不好她和她儿子,就是不满我做的饭菜不合她胃口。要不一看我不顺眼,就骂我打我,她什么时候见我是脸色好过的。

    招财娘,你说小声点,要是被人听到了,传到你婆婆耳边,你这是要出事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